凤城王力宏音乐爱好组

那个对你负责的男人真的爱你吗

安小幺 2019-01-10 15:09:36

关注并置顶「安 小 幺」

每晚八点三十分我和你不见不散~

〖  戳这里,回顾上篇精彩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142个故事



尚兄和方佳在一起了。


尚兄是我相识十几年的兄弟,比我年长一岁。我和他几乎无话不谈,要不是身材差距太大,恐怕早就穿了一条裤子——当然,就算穿不上一条裤子,也并不影响我们之间的感情。


方佳则是尚兄和我的老同学。中学时代是个品学兼优的乖乖女,容貌虽不出众,总也还算清秀。


我和她向来没什么交集,不过是朋友圈的点赞之交,上了大学后天南海北,更是许久不曾联系。


尚兄中学后便辍学步入了社会,用他的话说就是,像高尔基一样“到人间去读他的大学”。


对于这种标榜自己的做法,我当初只是嗤之以鼻:不就是不想读书了,去社会上打拼么?


不过现在回头看来,他当时没再读书确实颇多无奈。可如今,也只能付之一笑了。


至于方佳,父亲是公司老总,母亲在机关就职,标准的中产阶级。家境虽不算十分优渥,总也不是挣扎在温饱线上的寻常家庭。起码在我家乡这个十八线小城里,这样的人家并不多见。


虽然他们似乎颇为交好,我却从未想过这两个风牛马不相及的人会走到一起。听闻这两个人在一起的消息时,也只当是个富家小姐爱上穷小子的屌丝逆袭故事。


可当我再回到这座城市时,却好像发现了什么问题。


他们确实在一起了没错。但无论他们每天出入成双,同床共枕,也只是在一起了而已。


“在一起”而已。


“我跟她其实……算不上情侣。”


这天尚兄约我单独吃饭,酒过三巡,忽然没头没尾地冒出这么一句。


他向来好酒,又像醉翁欧阳修那样“饮少辄醉”,根本喝不了几瓶,更何况此情此景,还颇有“酒不醉人人自醉”之意。


所以当他醉眼迷离地酒后吐真言时,我却还保持着清醒。


看他和方佳在一起如胶似漆,倒是恩爱。不过细细想来,凭他们两个人的家庭条件和物质基础,只怕尚兄这同居的二人生活,也并不好过。


更何况连他们住的这间房子都是方佳家里的。


“我记得方佳性格应该还不错。怎么,岳父岳母那关不好过?”


尚兄连连摇头,肩膀也带着手臂一起晃动。不经意碰翻了玻璃杯,啤酒洒了一桌子。


“我没想过自己会和她在一起,更没想过会变成现在这样。只是她现在离不开我,我也不能走。”


啤酒顺着桌子的边缘流淌,汇成一道水柱滴滴落下,尚兄的故事也随之娓娓道来。


“她得了很严重的抑郁症,除了我,没有人能照顾得了她。”


“抑郁症?之前一起去玩时也看不出——到底怎么回事?”


我不太敢信,几天前还和我们一起出去吃饭唱歌,宛若常人的方佳居然是个抑郁症患者。而且症状好像还不轻。


“她只有我在旁边时,才不会显得特别消沉低落。”尚兄将碰倒的杯子扶正,“那天唱歌时去的也都是老同学,而且一群人玩得开心,就没表现出什么症状。”


说着尚兄又要开酒。我见他开瓶器都拿不稳,赶忙替他代劳:“那这病到底怎么回事?她怎么就离不开你了?她父母——”


“你咋这么多问题呢。”尚兄满饮了我倒给他的一杯酒,语气似是不悦,“就不能等我慢慢说?”


我倒不在乎地挑了挑眉,也跟着干了一杯:“好好好,慢慢说,我洗耳恭听。”


于是故事得以继续。


“那时我才到社会上混了两年,你们也刚读到大二。她大学没像你跑那么远读,就在省城,来回都挺方便的,没事还总往家跑。那时候我跟她最多也就在网上聊聊天,互相给朋友圈点个赞什么的,也没想过会走到一块儿。”


“然后忽然有一天,她好像遭受了什么打击,遇到了什么事情。那天她和我聊到了很晚很晚,甚至还破天荒地通了电话。你也该知道,她性格一直都不算非常开朗,从那以后就开始变得更加内向。”


“每次她和我聊天或者语音时,情绪也总是很低落。我感觉事情不对,就找了个周末,坐车去省城到她学校去看了她。结果你猜怎么着。”


“嗯,怎么了?”


这王八蛋喝醉了还不忘卖个关子。


“她告诉了我一个秘密。”


“什么秘密?”


我下意识地脱口而出,马上又察觉不该去问这些。看来我体内的酒精也开始发挥作用了。


“这种事情不方便直接告诉你。”他似笑非笑地又添了一杯酒,“反正……她家里出了不小的变故。她现在不想去面对她爸,也不敢去面对她妈。还说她身边最近亲的两个男人,只剩下我一个,所以才把关于她爸爸的秘密告诉了我。”


这和直接告诉我也没什么区别了。


尽管脑袋有些发沉,但我略一思索,凭借着我那巨大的脑洞,还是把事情猜出了个八九分。


“她父亲——”


出轨了?还被她察觉到了?之后她又不想破坏家中的和谐,没去告诉她妈妈?之后秘密藏在心里无处倾诉,就得了抑郁症?


情节好像有点离奇。尽管我偶尔也看过不少狗血偶像剧,可我好像还真没看过这样的剧情。


“心里明白就好。”


尚兄说着举杯一饮而尽,我也赶忙陪他干了一杯,只将满腹的猜想,亦或是故事的真相,倒进一杯杯的酒里。


“那她父母知道她得了抑郁症吗。”


“父母?他们倒也真对得起这两个字。要不是我发现了她的抑郁症告诉了她父母,只怕他们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尚兄的脸上浮起冷笑,语气十足地不屑,“你应该记得,读中学那几年,方佳都是住校的。”


我仔细回忆了下,好像确实是这么回事。那时候我们学校大部分都还是走读生,住在学校的学生大部分都是家在乡下,或者是其他市县过来读书的。


“你可能不知道,方佳她们家在学校后面那个小区就有套房子。她那个时候宁愿住在学校,都不愿意回家看见她父母吵架。”


尚兄又要开酒,可满桌只剩下了几个空瓶子。他扯着嗓子喊了声“服务员”,却被我拦了下来。


“不好意思啊,我这兄弟喝多了。您忙,您忙——”


“什么他..*..妈喝多了!”尚兄不依不饶地拉着我,“你个王八蛋以前灌了我多少次?今天你必须得陪我喝!不死不休!”


“好好好,你先松手,我陪你喝还不行么。”


我边说着边将尚兄的手从胳膊上掰开,一边又找服务员点了打啤酒。


酒端了上来。我又连着启开了两瓶。知道他心里不爽快,或许一醉方休才是最好的解药。


有了酒,也就有了故事。


“后来她在省城上大学,更是一学期都不回家一次。省城离咱们这儿又不远,坐车才一个半小时,甚至她爸她妈开车去接,她都躲到学校外面,说什么都不肯回来。”尚兄说着直接对瓶吹了一大口,连杯都懒得再用。


“她父母只以为给她钱,给她买东西,报各种兴趣班辅导班,就能让孩子幸福成长了。这样的父母怎么可能教育得好子女。”


“她父母应该从那个时候关系就不怎么好,开始貌合神离了吧。”我也跟着抿了口酒,“难怪她有些内向,其实……家庭环境对子女性格的影响还是挺大的。”


“也是她父母那个时候就一直吵架,后面才导致她爸——”尚兄笑了笑,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你也该知道,父亲对于女儿来说意味着什么。她当时跟我说了一句话,我到现在都还记得。”


“什么?”


“她说天塌了。”尚兄的语气很平静,仿佛在说一件和自己毫不相干的事情,“现在她的天是我重新补起来的。”


“……女娲?”


“……滚。”


“老子没跟你开玩笑。从她确诊了抑郁症后,就开始在家休学。她不肯再回自己家住,父母也同意她搬了出来,就和我住在一起,由我来每天照顾她。”


“之前差不多足有一年的时间,我辞掉了所有工作,每天二十四小时全程陪护,最严重的时候连上厕所都得抱着。你说这哪是男朋友,反倒更像是个保姆吧。”


“每晚她不睡,我是绝对不敢睡的。偏偏她吃了药之后精力特别旺盛,我也得没日没夜地陪着她熬。而且我还要照顾她的情绪,大事小情都要哄她,一来二去,连我自己都被影响得……有点不太正常了。”


“不过她的病情好歹还是有所好转。现在我也渐渐敢放她一个人在家,但时间不能太长,基本上一个小时左右她就要催我回去。今天正巧她妈妈养的加菲生了猫崽,她回去看望小猫,晚上不回来,我这才有机会跟你单独聊聊天。”


尚兄一口气说了许多,又灌了大半瓶酒,之后打了个嗝,很快便捂着嘴跑进了厕所。


他的酒量也就这样了。可看着他空荡荡的座位,我却怎么也笑不出来。


我之前还开玩笑说方佳小鸟依人走到哪跟到哪,尚兄也由着她的性子哄着她宠着她。却从没想过这份看似美好的感情,拆开如胶似漆幸福宠溺的表象,居然是这么不堪的里子。


那句“连他自己都被影响得不太正常”,着实让人惊心。


抑郁是会传染的——当然,与其说是传染,倒不如用“感染”二字,更为贴切。


尚兄并不亏欠方佳什么。甚至在我看来,他连半点照顾方佳的义务都没有。他能够发现方佳的病情,还告诉了她家里,已经做到了仁至义尽。


至于他肯去照顾方佳,不清不楚地接受了这个所谓“男朋友”的身份,甚至与她同居,完全都是出于一颗善心。


他阴差阳错地成为了方佳信任的人,阴差阳错地发现了她的病情,阴差阳错地知晓了她的秘密。


然后就这样阴差阳错地“在一起”了。


但尚兄本可以说不。


无论方佳怎样喜欢他信任他,都只是她自己一厢情愿。尚兄以一个老同学的身份,作为一个倾听者,未必就一定要回应这份感情。


可方佳的这份感情偏和她的病情捆绑在了一起。尚兄不忍拒绝,致使她病情恶化,所以只能连带着这份感情,一切照单全收。


对于这一切,他们之间“表哥表妹”的称呼或许就是最好的解释。


一会儿功夫,尚兄从厕所里踉跄地走了出来,头顶滴着水珠,胸前的衬衫也湿了一大片,估计刚才在里面吐了个痛快。


我皱了皱眉:“别喝了。”


尚兄也连连点头。刚才还不死不休,这会儿又极其自然地顺着我给的台阶下了台。我看他还是没醉。


不过再让我喝,估计我也喝不下了。


从那天后,日子一如既往过得平淡如水。尚兄和方佳依旧过着没羞没臊的同居生活,我也只当从来不知道方佳得了抑郁症。


只是每次再出来一起玩时,我都会非常小心,生怕说出什么“出轨”、“婚变”、“精神病”这类字眼。


不过方佳好像也没这么容易被刺激到,至少绝大多数情况下,有尚兄在旁边的时候,她看上去都很正常。


直到那天,一场意外骤然发生——




未完待续



PS:微信界面又改版了,为了避免大家错过小幺的推送,已经把微信更新最新版的旁友可以考虑把安小幺的公众号设置星标哦。

先点击公众号头像和名称进入主页。

然后按照如下操作就可以了。没有星标选项,点击置顶公众号的选项,效果是一样的吼。


苹果系统看这里↓↓↓




安卓系统看这里↓↓↓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她人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他人(下)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下)

别等了,他不会娶你的(全)

嫉妒而死的女人

嫉妒而死的女人(下)

一场Q * J案

一场Q * J案(下)

红玫瑰和白玫瑰

红玫瑰和白玫瑰(下)

豪门梦碎之后...

豪门梦碎之后...(下)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下)

老李当爹记

老李当爹记(下)

婚姻不该将就

婚姻不该将就(下)

已婚男友失踪后

已婚男友失踪后(下)

湿身遇到爱(全)

你还没被渣男玩够吗?

你还没被渣男玩够吗?(下)

爱上姐姐不要的男人

爱上姐姐不要的男人(下)

夜里,他爬进了寡妇的窗户(全)

狗男女的勾当

狗男女的勾当(下)

婆婆让我给老公生个弟弟

婆婆让我给老公生个弟弟(下)

爬上别人妻子的床(全)

死了男人后,女人会做些什么

死了男人后,女人会做些什么(下)

别和这样的婆婆住一起

别和这样的婆婆住一起 (下)

黑树林里的那场苟且(全)

上瘾的事后烟(全)

流产三次背后的秘密(全)

阴差阳错,成了男朋友的妈妈

阴差阳错,成了男朋友的妈妈(下)

为何他会离开你(全)

世上竟有这么嚣张的小三?

世上竟有这么嚣张的小三?(下)

住在冰箱里的妻子(全)

女人如果不能生孩子,会怎么样?

女人如果不能生孩子,会怎么样?(下)

兼职试药人的代价

兼职试药人的代价(下)

结婚当日,前男友来了…(全)

躺在身边的陌生人

躺在身边的陌生人(下)

男友约我去捉jian(全)

婚后流的泪,都是婚前脑子进的水

婚后流的泪,都是婚前脑子进的水(下)

piao客无能,biao子无情(全)

男人还是硬点好(全)

你的儿子,凭什么要我来养

你的儿子,凭什么要我来养(下)

我做小三那几年(全)

世界那么大,我们相遇了

关注小幺带你阅读不一样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