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城王力宏音乐爱好组

改变自我认知的10大经典心理学实验

CY心理中心 2019-02-11 15:14:43


作者简介

Ray

看见另一个自己




“我们为什么要做当下正在做的事?”

虽然我们尽力去“了解自己”,但我们对自己的思维却知之甚少。


像查尔斯·狄更斯曾说过:“每个人对别人来说,都是深远的奥秘和奇迹——此事细想起来确实玄妙。”


对于人类认知世界的方式和其行为背后的源动力,心理学家一直努力着对其一探究竟,如今已取得巨大进步。在过去的一个世纪,许多著名的心理学实验已经展现了人性中普遍却令人惊讶的真相。


下面是改变自我认知的10大经典心理学实验


1

总会有恶在心中

 

斯坦福大学曾进行过一次的监狱实验,研究了社会现状对人行为的影响。研究人员将地下室改造成一个模拟监狱,选择了二十四个无犯罪记录,均精神健康的参与者来分饰狱警和囚犯,然后利用隐形摄像机观察囚犯和狱警的行为。

 

由于狱警的虐待行为,有时甚至上升到精神折磨的地步,以及囚犯的极端情绪压力和焦虑表现,原定为期两周的实验,不得不在进行六天之后被强制终止。

 

“狱警对囚犯的侵犯不断递增,先是脱衣裸露,用纸袋遮盖头部,最后是各种欺凌侮辱的性行为,”Zimbardo对《美国科学家》的记者说,“六天之后,我不得不终止实验,因为现场已经失去了控制——我连睡觉都担心晚上狱警会对囚犯做出要命的事情。



2

 对周遭熟视无睹


你真的了解周围的一切吗?

哈佛大学的学者曾对散步的人群进行研究,调查人群对周围事情关注度。实验中,工作人员向路人询问方向。当路人给予指点时,两个扛着一扇大木头门的工人从他们两人间穿过,几秒钟内完全堵住问路和指路两人的视线。此时,工作人员已经换成另一个工作人员,两者身高体重,外套发型声音完全不同。但还是有整整一半的实验对象没有发现问路的人变了。

 

这个实验是最早阐释“变化视盲”现象中的一个。通过这个实验,反映出人们对所看到的一切存在很大的选择性认知—与理性思考相比,更依赖记忆和模式辨别。


3

延迟满足更成功 


斯坦福曾做了一个实验,以测试儿童对即时诱惑的忍耐力。实验中,一群四岁的孩子被分别带进一个房间。每个孩子面前都摆着一个棉花糖,并被告知:“你可以现在把糖吃了,也可以等15分钟后再吃,但那时候你会得到两个棉花糖。”

 

结果证明,虽然大部分孩子都答应要等待,但他们通常无法抵御诱惑,在实验员返回之前就将棉花糖吃掉。而那些能坚持15分钟后再吃糖的孩子们,通常会使用回避的战术,比如转身走开或者闭上眼睛等。这些孩子的行为给我们很大的启示:那些能推迟享受的人,往往更不容易肥胖、吸毒上瘾或者成为问题青年,且更有可能日后获得成功



4

 内心遭受道德审判


1961年,耶鲁大学心理学家Stanley Milgram做过一个实验。实验测试人们在权威人士授意下能将一个人伤害到什么程度;这是一次人性道德和盲从权威之间巨大的心理角力。

 

于是,他设计了一个双人试验,一人做“老师”,另一个做“学生”。每次学生答错问题时,老师可以用电击来惩罚学生,但其实学生并没有受到伤害。Milgram用事先准备的惨叫录像来代替学生因痛苦发出的叫声。如果“老师”在过程中想终止试验,试验组织者会鼓励他继续下去。第一组试验中,虽然实验对象对这么做有明显的压力和不安,但65%的人最终施加了难以想象的450伏电击。

 

虽然本实验普遍被认为是对盲从的一个警醒,但本实验更多地反映人性深处的道德斗争


5

权力滋生腐败

 

那些身居高位的人会用盛气凌人的方式对待他人,其背后是有心理学原因的。


有人做了一个试验。实验将学生每三人分为一组同写一篇论文,其中两个学生撰写论文,第三个学生评估论文并决定撰写学生的报酬

 

论文撰写过程中,实验人员送来了五块饼干。在大部分实验中,做评价的“大老板”总会吃掉四块——而且吃得理所应当,肆无忌惮。

 

“当实验人员给予实验对象更多权力时,他更可能在行为上侵犯他人,更可能做出冒险的决定和行为,更可能在协商中首先提出想法,更可能直话直说,更可能(像前个试验中)肆无忌惮的吃饼干。”


6

团队的忠诚与矛盾


上个世纪50年代的曾进行过一个关于社会团体的实验。


实验领头人Muzafer Sherif挑选了两组11岁男孩,每组各11人,分开去Oklahoma的Robbers Cave国家公园进行“夏令营”。在完全不知道组别的情况下,两组男孩和睦相处了一周,在这期间互相玩耍、建立团队协作。

 

然后两组合并为一组,男孩们开始互相叫骂另一组成员,做游戏互相较劲冲突变得频繁,最终两组成员拒绝一起吃饭。接下来的实验中,在娱乐活动未能化解两组男孩的冲突之后,Sherif让双方通过一起解决困难的方式,最终才化解矛盾冲突。

 

7

有爱就会快乐


哈佛大学一项长达75年的实验,记录了268位本科生人生中的点点滴滴。告诉人们一个普遍结论:


爱是一切,至少对于长远的快乐和生活的满足来说,是这样的。

 

本次实验的负责人,神经专家George Vaillant,告诉《赫芬顿邮报》:“快乐需要两个支撑,一个是爱,一个是容纳爱的生活方式。”举个例子,一个研究对象期初生活贫困潦倒,未来无望而且曾经有尝试自杀的行为,但现在他是活得最开心的。为什么呢?Vaillant解释说:因为他用一辈子寻找爱。”



8

自尊会让人更健康

 

根据对奥斯卡获奖者的研究发现,拥有名利和成功并不仅意味着自我提升——还涉及到长寿方面。奥斯卡获奖演员和导演比那些提名却落选的对手要相对长寿。比起落选的演员,获奖的男女演员和导演要多活近四年。

“这并不是说,你如果获得奥斯卡奖就会活得更久,”本次试验负责人Donald Redelmeier这样说道,“也不是劝说大家辞去工作去演戏。我们的主要结论是:社会因素是重要的。研究表明,就健康和身体保健而言,强大的内在自尊是很重要的一个影响因子。”

 


9

我们总是习惯为自己的经历辩护


1959年的一个实验认为,人类天生就倾向于避免由观念冲突而引起的心理冲突。


实验中,心理学家Leon Festinger要求参与者进行一系列无聊的任务,比如转动木门把手一个小时,得到1美金或20美金,然后被要求去欺骗下一个实验对象,告诉他们所做任务很有趣。相比拿20美金的,拿1美金的参与者认为这个任务更有意思。那结论呢?那些钱多的参与者觉得,他们从那个无趣的一小时工作中已经得到了足够的补偿,而那些只拿了1美金的参与者却需要通过描述工作的有趣性,来辩护自己的经历。


换句话说,我们经常欺骗自己,以此让这世界变得更理性,更和谐。


10

我们如此相信刻板印象

 

即使我们有意避免,但几乎所有人都会根据社会群体、种族或阶级来区分社会上的各种人——这会导致我们对整个人群得出不公平、不利的结论。

心理学家John Bargh的实验发现,我们会根据潜意识里的典型案例来判断别人,并且我们对此似乎无能为力。同时,我们也会因为觉得自己属于某个团体而有意向那个群体的典型靠近。

 

在一个实验中,Bargh要求一组参与者整理和年纪有关的词语,例如“无助的”和“满是皱纹的”等。实验结束后,此组参与者明显比整理与年龄无关的词语的对照组走路要慢得多。



转自:《哈佛商业评论》 (ID: hbrchinese) 

原作者:Carolyn Gregoire

图片来源:网络


春夏秋冬,心工委,

用心给你心理的温暖,

欢迎扫码关注我们!

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