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城王力宏音乐爱好组

电钻的冥想(二):有耳朵就听

微尘正念 2019-02-11 15:38:56


如果只是一味地用各种方法来回避噪音,

只是一味地闭关,让心宁静不受打扰,

那么,这个人就修错了行,

他是在修理,不是修行。


文 微尘


 前两天写过一篇文章《电钻的冥想》,写的是在“噪音”的环境下如何进行正念练习,收到一些朋友的反馈,人们普遍觉得噪音是练习中经常遇到的问题。所以,今天想再写一篇,继续谈谈一些经验和理解。


“有耳朵就听”,这是我今天想表达的主要观点。


先给大家讲个故事。


几年前,我参加过一次马哈希的十日禅修营。当时,有位女禅修者非常精进努力,坐禅、行禅、生活禅,有条不紊的。这位女士有个特点,就是她的动作非常缓慢,从站到坐,从坐到站,上下楼梯,吃饭、喝水、穿鞋,很多生活的细节,她似乎都在很刻意地放慢节奏,视线也尽量看着地面,像是她的世界里被按下了“慢播键”,看上去很安稳,很平静。


有一次,我正要下楼梯,她正要上楼梯,她走得很慢,我俩正要迎面经过。突然间,在我身体左后方的窗户外,传来一阵很大的响声。响声一起,我的心咯噔一下,眼睛随即看到的一幕,令我至今记忆深刻:这位女士的头循着响声抬头看去,随即,她好像意识到了什么,又极迅速地将头低下,像是一个犯了错的孩子,眼睛盯着台阶和自己的步伐,走上了楼梯。


讲这个故事,并不是要去评论这位禅修者的修行方法,而是这一幕引发我很多反思:声音出现了,耳朵的自然属性就是去听到;耳朵听到声音后,心的自然属性就是跟随声音升起各种反应,有可能忽略,有可能身体有反应,有可能启动联想,有可能喜欢,有可能讨厌,甚至会触动其它情绪。


这一切都是身心的自然属性,都是自然发生的。有眼睛必然会看到颜色,有耳朵必然会听到声音,如果练习只是一味的用各种方法来回避噪音,只是一味的闭关,让心宁静不受打扰,那么,这个人就修错了行,他是在修理,不是修行。


“你无法遏制波浪,但你可以学会冲浪”。因此,我们的正念练习并不是要去阻止什么发生,也不是假装自己没看见,或者压制身心不要有反应。所以,从这角度来讲,噪音并不是“问题”。如果我们以问题视角去看待噪音,我们就会想要去排斥它,回避它,练习就会卡在这里。


但如果我们把噪音视为一种客观物理现象,只是当作响度比较大或音质特别的声音,同时,也承认和允许这样的声音会引起身心反应,比如身体紧绷,心跳加速,乃至心慌,烦躁、胸口憋闷等现象,并持续观照这些反应,不去排斥,也不用改造——注意,这里说的“不排斥”,并不是说不能够排斥,也不是说我们要去喜欢噪音或心慌的感觉(这听上去有点变态),而是说去洞察这一切,洞察当下正在上演的一切——如此,你的练习将会进步,噪音也会变成练习中很好的资源,甚至不再那么烦了。


这让我联想到一首禅诗:心随万境转,转处实能幽。随流认得性,无喜亦无忧。


如果你继续领悟,你就会经由噪音看到自己的心,看到这颗自动自发、总在排斥、并在排斥中不断受苦的心,这个时候,噪音会是你的老师,电钻也会是你的老师,一阵风响、一声鸟鸣都会在某一瞬间唤醒你,甚至可能引领你的开悟。


最后,我想分享王维的一首诗:《鸟鸣涧》。王维被称为“诗佛”,在这首诗里,他用极美极简的语言,描述了山水自然中的听觉冥想意境。不妨,就拿这首绝句作为这次话题的结束吧。


“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

月初惊山鸟,时鸣春涧中。”



版权声明,欢迎转载,转载须注明出处



了解更多正念冥想,欢迎关注“微尘正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