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城王力宏音乐爱好组

借你漫天繁花

解忧GE 2018-12-06 06:35:20


世界那么大,我想带着你出去看看。可是我还没长大,你就离开了。

        

花有重开日,而我却也再也见不到你。我欢天喜地的来到你的身边,而你却悄无声息的从我身边离开。所以,我每天都期待黑夜的到来,因为我可以在梦中遇见你。

        

梦里的你,还是那么的年轻,而我也还是孩提的模样。你陪着我玩儿游戏,给我讲故事,往事历历在目。梦里的我很快乐,很开心。但,当我醒来,会坐在床上发呆很久很久,回想着梦里的情景,竟还是失声痛哭。

        

都说时间是治愈伤痛最好的良药,可是我不想伤口愈合,因为我怕我会因为时间久了,我会渐渐忘了你的模样,你的声音,忘了一切和你有关的东西。

 

小时候我喜欢看你笑,喜欢听你的声音,你的一切我都喜欢。可是,当你被病魔缠身,我的笑容少了,眉间多了一份皱褶。平时很少听到你银铃般的笑声,取而代之的是你的唉声叹气和痛苦的呻吟。

 

小时候一直以为医院就是一个能够让人起死回生的地方。看着躺在白色病床上奄奄一息的人,我就觉得,只要在医院,只要有医生,他们就可以活过来,他们吃了药、输了液,就可以像以前一样,就可以痊愈。

    

我一直以为,只要透析了,就会好的,就会还我一个生龙活虎的二姨。所以每一次站在透析室的门外看着你,我就会带着一丝期待,期待二姨可以变得健康。但看着那一根根的大针扎在你的身体上,看着躺在白色床单上因为痛而脸色苍白的你,我就会忍不住的心疼,看着那些血不断的循环更替,我以为二姨的病情就会好转。

 

一直都是我以为和我想罢了。凌晨三四点,接到一通电话说二姨不行了,胡乱的穿着衣服,然后直接往医院冲。来到病房前,看到的不是二姨情况好转,而是她挂着吊瓶,心跳测试仪一直显示一条直线,一群医生围在她身边,给她做着人工呼吸。我站在人群外,目不转睛的盯着医生的一举一动,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不肯掉下来,就像是抓着一颗稻草,认为,只要眼泪不掉下来,二姨还会有救,还可以醒来,我还可以看见她对我微笑,说一句:“傻瓜,哭什么?”医生卖力地给二姨做着心脏复苏,可是二姨一点反应都没有,就像是睡着了一样。看着一直处于直线的心跳仪,我情不自禁地握紧了双手。心里默念,二姨会挺过来的,一定会的,肯定会的。这些话,我不知道是对自己说的还是对躺在白色病床上安详地睡着的二姨说的。后来,卖力做人工呼吸的医生从床上下来,默默的收拾着仪器,取下二姨手上的针。那一刻,全身软了,顺着墙壁一下坐到了地上,大脑一片空白,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

 

你如何离开的画面我现在都还记得,每想一次都会躲着某个地方哭一次。每一次想起你,我都会忍不住想起,我们的点点滴滴。我会想起我追着喊你“妈妈”的画面;我会想起每个夏天,你为我们熬的凉虾;我会想起你每次弄了丰盛的菜,都会叫我去你家吃。到了你家,问这那股香味儿,脱掉鞋子,就往餐桌跑去,不假思索地就想用手抓着吃,最后手被你拿筷子狠狠地打了,然后假装生气的说“手这么脏,快滚去洗手”。我会想起小时候不懂事,为了吃冰糕,但是打不开冰箱的门,所以就挂在冰箱门上,用自己的重力打开门,但是二姨夫看到之后,心疼刚买的冰箱刚想骂我,就被你拦住了,不准骂我。气不打一处来的二姨夫,只能把气发在姐姐身上。

 

回忆都是美的,但也是涩的。今生我不能带你去看看这世界,那我就把这世界的美景看尽,然后记在脑海里,来世再带你去看尽繁花落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