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城王力宏音乐爱好组

我“整容”后的1825天

三岁研究所 2018-12-05 16:03:25


身体到底是不是自己的?如果是的话为什么不能改变?到底什么算是整容?我是错的吗?那千千万万垫了鼻子开了眼睛的她们呢?



01

深夜,我从浴室走出来,用手抹了一下被雾气朦胧的镜子。我看到了一个消瘦的侧脸,更加尖锐的下巴。


但是这张脸的上半部分还是我熟悉的肿眼泡和不够有神的单眼皮。这些陪伴了整整二十年了吧,但是我似乎对我的下巴还需要一定的适应过程。


我没有对我现在的模样完全满意,但是再也没有人会在背后说我长相中等偏下。我昨天和Angelina在酒吧昏暗灯光下的自拍收获了比我推文多的多的点赞。我感激现在的自己的模样。


但是我也还记得我从医院出来并且告诉我爷爷奶奶的那天,他们气哭了。大骂着我爸妈,“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但是1825天后的自己,我从来没有后悔过那个手术——下颌骨正畸手术。


“小时候你也真的太丑了,”妈妈毫不掩饰地打击我道,“但是你看现在比小时候好看多了。”


我笑道,“那也是初中之后的事情了啊,之前我脸平的像个草坪吧。”



02

我从小都不觉得自己是好看的。还记得小学的时候小朋友不懂事在班上评选最好看的男生女生,我每次都“荣获”倒数一二。矮矮的个子,土气的打扮,还有一口烂牙,现在的我看到小学照片都可以理解那个时候同学说我丑的原因。


“因为你太没自信了,你听过那个发卡的故事吗?”幼时一个朋友劝我道。


“都是骗人的。那个小姑娘一抬起头来别人就说她美,是因为她没来就长得不丑罢了!”我愤愤道。


社会似乎总是这样,一边告诉你“自信最美!” 一边又会骂你“长成这样,哪里来的自信?”


我初中的时候显然只听到了后者,并且急切地想要通过改变自己的外貌而让自己更加有自信。


那一年机会来了。我妈妈看不下去我的一口“肆意生长”的乱牙,让我去带牙套。谁成想,因为我的牙齿情况太过糟糕,医生说为了最佳效果想要对上下牙床都做正畸手术。这个手术会对我的脸型产生永久性的改变。


我毫不犹豫地躺上了手术台。一剂麻醉药下去,我渐渐失去了感知。



03

“每次和你拍照,你的小脸真的烦死了!” Angelina假装嗔怒道。


我开玩笑道“整的,整的。我的下巴是假的,鼻子是假的,但是我的美丽是真的。”


大家一笑而过。但是我知道没有多年前的正畸,我没有这个令人满意的下巴。


我和千千万万为了美丽隔了眼皮垫了下巴的她们一样,人为的改变了我的脸部特征。这在我祖父母辈看来是彻头彻尾的“大逆不道”。整牙和整容有多大的差别呢?都是为了美观,都要动刀子,都有风险。我又有什么“生来美丽”的权利,站在“自然美”的高地上对整容的ta们进行道德审判?整容,没有生来的罪恶和错误。



当我们在分析社会道德问题时,后现代主义的基础告诉我们要从权利动态出发分析结构本身。也就是说从现代人对美的急切追求和对整容的社会压力的矛盾中,我们能从中分析出什么信息?


最明显的是:外貌呈现,无论男女无论阶级,都成为了分别人群的社会手段。我们都想爬上这个外貌等级的上游,获得更大的社会认同。当然这个认同不是仅仅由外貌决定的,有多种多样的经济、文化因素。但是外貌呈现都是非常重要的一环。这不是肤浅不肤浅的问题,而是对外貌的改变和分级存在于各个不同的文化、教育、经济背景。常青藤的美女学霸可以割双眼皮,美甲店小妹也可以开眼角。


还有可以看出很明显的利益冲突:自然美vs整容美。现在医学技术的提高,似乎可以软化这个由外貌打造的固化阶级。但是社会特权只能属于少数人,少数天生长相符合当代社会审美的人。


就算整容好像给大多数普通人开拓了一条上升的通道,但是基本的社会学理论“上升不可能不存在摩擦”,“整容美们”势必会收到社会的压力反弹:“比不上自然美” “整容怪” “肤浅,虚荣”等等。我们从“牛津女学霸对话整容网红”这个事件就能看出,女学霸并没有收起她外貌带来的社会特权,并且有效使用“自然美”的社会压力对抗整容网红的上升力量。



04

就如同《了不起的盖茨比》老资本家对爆发阶级的深深抵触一样。一部分的社会地位要维护,一部分人凭借时势或者技术想要改变时,就一定会有双向性的力量对抗,也会有道德上的压制。“暴发户都没有文化”  “暴发户都没有教养”等等刻板印象就会成为工具,从上往下压制新富阶级。“比不上自然美” “整容怪” “肤浅,虚荣”等等刻板的道德贬低也是一个样的使用原理。


社会不是一个人,不会无缘无故的讨厌或者排斥一个人。但是每一个在其中的个体都站在自己的立场上接受着,抵制着,对抗着。


但是明白了这些,我还是一个希望变得更好看,希望微信更多赞的普通十九岁青年。我不会几句话就让准备对自己动刀子的女孩子明白其中的苍白无力,也不可能让自然美追求者们接纳整容网红。毕竟容貌只是社会永恒不断评价个人的一个因素,毕竟每个人都因为自己的容貌有不同的社会体验。这其中的复杂性不是一个人站在一个角度就可以说清楚的。



05

今天是我迎接我的新下巴的第1825天。但是却不是什么“新人生”的第1825天。我的人生早就被我从未间断的努力和对自己长期以来的外貌管理慢慢地改变着轨迹。我没有停止阅读和学习,我没有放纵过自己暴饮暴食爆肝熬夜,我没有放弃对审美的追求和体验。这些和我的“新下巴”一起给我了相较之多年前的我更多的社会资本和自信。


我想问自己这个问题:

我到底有没有改变我身体的权利?


社会正在给我们自相矛盾的答案:我们在奖励同时惩罚着试图变美的人。


我却想告诉自己:你的美丽是真的,你的人生是自己的。





一件听上去就很不可能的事情 | 我们真的有那么优秀?


快闪杭州游记 | 西雅图游记 | 我花了一顿火锅的钱,请了一个牛郎。


蹦迪场图鉴:那些在夜店里的名校留学生都在想些什么?


你转去常青藤不就是为了个名声么:所谓反抗者的荣耀



也不要忘记关注公众号呀

我们欢迎任何有想法的bb来投稿哦

p.s.可以到后台调戏机器人

爱你萌 下次见




  特约作者:平平

  不畏于心,不困于行。

长按扫码加我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