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城王力宏音乐爱好组

玩客云推出这一年,它改变了我们哪些生活习惯?

谜恋猫 2019-01-10 20:00:22

  不知不觉中,玩客推出已经一年了,作为一款接地气的智能硬件,从推出那一刻开始,它就已经开始改变我们的生活。

  去年刚推出时,在很多人眼中玩客云还只是一个极客们的玩具,但如今,玩客云已经拥有了150万+的用户,上到退休老人,下到中学学生,每一个年龄段的人都能找到玩客云对自己的用途。对于这些先行体验者来说,玩客云已经彻底成为了他们生活的一部分。

  在玩客云上线一周年之际,我们采访了几位玩客云用户,看看他们自己感受到的改变都有哪些。

  采访对象小卢:广告从业者,用玩客云存放资料文件

  小卢是北京一家广告公司的商务负责人。小卢的每日工作就是客户关系维护,包括新客户关系的建立。平时负责对接客户需求,交到设计部门,到提案的时候,则带销售和策划同事一起去客户公司提案。日常工作需要跟大量的资料、文件打交道。

  小卢说,自己其实是个很粗枝大叶的人,没少闹忘记带资料这种毛病,因此每次出门前,都会再三检查文件包,“日三省吾身”,U盘带好了吗?PPT装进去了吗?云盘上有备份吗?时间一长,都搞得他有点职业后遗症了,什么文件都第一时间想做备份,就连家里的水电账单都要拍个照存云盘。

  去年玩客云一推出,小卢第一时间就入手了一台,“我看中的就是它这个私人云盘功能。” 小卢说,他买了玩客云后,资料都统一存放在外接的移动硬盘里,出门只带手机笔记本,再无忘带资料的风险,更没有报价文件遗失之虞,整个人都轻松不少。“工具就是用来弥补人类缺陷的,我的缺陷是不够细心,玩客云这个工具正好弥补我的缺点。” 小卢如今对玩客云的思考,已上升到哲学高度。

  采访对象小嘉:大学生,用玩客云存放自拍照片

  小嘉是个普通的大学女生,跟所有这个年龄段的女孩子一样,爱笑,爱臭美,爱自拍。她以前最烦恼的事情是手机相册太大,内存空间总是不够,“每次出去都肯定要自拍的呀,自拍么,每张照片都是好看的,不好看的嘛,当时就删了的呀。”大学一年,她自拍的照片数量超过此前人生中的总和,每一张都舍不得删,“这就是人生的一个记录啊,比日记要生动鲜活多了。”因此她总是对手机空间的怨念颇深。

  去年一个想要追她的男生,送了她一台玩客云后,这种怨念才得到缓解。“很好用,操作也不难,我自己就能搞定。” 小嘉说,外接了一个1T大硬盘后,她自拍更加疯狂,以前自拍时还会顾虑下空间,现在根本不担心了,所以自拍起来更加肆无忌惮,有种“报复心理”在内。

  不过悲伤的是,那个男生最后还是没能追到她,小嘉解释原因时说,不喜欢就是不喜欢,这不是对她好不好的问题。

  采访对象大雄:程序员,玩客云是他对世界的善意

  大雄是典型的程序员,外表平淡,内心丰富,他说自己买玩客云的唯一理由就是共享计算。身为IT业者,他很清楚光怪陆离的互联网世界,其实是建立在何等巨大的资源消耗之上。“互联网的本质还是脱离不了对能源的使用,区分文明高低的标准,都是看它使用能源的方式,互联网就是一种使用能源的高级方式。” 大雄总是能从极客的角度来看待事物。

  在他看来,互联网对能源的使用其实并不高效,有很大部分是被浪费了的,这也是他所最想改变的一点。所以在玩客云推出后,他入手了两台,一台放在家里,一台放在公司,都加入了玩客奖励计划,贡献自己的闲置带宽和存储空间。大雄无比推崇共享计算的理念,“很难得有人用这么硬核的技术手段,来解决一个社会问题。”这是技术对世界的善意,一种极客人群才能理解的情怀。

  采访对象小郑:上班族,用玩客云改善父子关系

  小郑使用玩客云的初衷,是想给自家老头子一个“下马威”。他父亲是个国企老工人,退休在家后,日常两大爱好,一个看新闻联播,另一个就是看抗日神剧。小郑理解老一辈人的精神生活,但作为一个军事发烧友的他,实在接受不了各种离奇情节的神剧。一次跟父亲拌嘴后,小郑买了玩客云,“就是想找点真正好看的战争电影给老头子看,他又不会上网,我平时不在家也没法帮他,用这个(玩客云)最方便。”

  经过《兄弟连》、《黑鹰坠落》、《野战排》、《太平洋战争》、《兵临城下》……等一系列神作的洗礼后,小郑的父亲再也看不下任何抗日神剧了,“老头子跟我话多了很多,对我也不再是以前那样横竖看不惯了。”小郑说,没想到父子二人的关系因此得到了很大的改善,父亲开始真正理解他这代人的视野和思维方式,这是他所最意想不到的收获。

  这就是过去这一年中,玩客云和我们的故事。随着玩客云的不断自我进化,和用户人群的继续壮大,到了明年、后年,甚至于未来十年,一定会发生更多、更精彩的故事,到了那个时候,玩客云可能已经成为我们生活中,最重要的个人设备之一了。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