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城王力宏音乐爱好组

关于酒吧里买啤酒的美女,都是怎么推销的吗?

手机看鬼 2018-12-05 20:17:08


初夏的一个周五,我坐在教室里上着马哲课。上过大学的朋友们都清楚这课本身就有助于睡眠,再加上窗外乱糟糟的蝉鸣,教室里又闷又臭的空气,那催眠效果简直奇佳。

但是,我却睡不着。

我的手放在桌洞里,紧紧握着一个小盒子。盒子里头是一条银项链,还有一张表白的小纸条。

在我左边不远坐着一个穿淡绿色连衣裙的女孩儿,她叫筱筱,使我们系男生心里公认的女神。筱筱这姑娘特别可爱,笑起来的时候眼睛里像是有星光闪动,每次看到她笑,我都觉得心里一软。

明天是她的生日,这份礼物我老早之前就准备好了,只是一直没有勇气送。

好不容易熬到下课,我揣着礼物盒走到筱筱面前,酝酿了一下午的话都到嘴边儿了,我下铺的李河突然冒出来,赶在我前面将一只礼品盒送到筱筱面前:“生日快乐,筱筱。”

筱筱惊讶的看了李河一眼,不光是她,我也有些吃惊。李河送的是一只最新款的苹果手机,保守估计也得五六千块,和李河的苹果比起来,我这条两百多块的银项链儿还是不拿出来丢人的好。

的样子回了寝室。

那天晚上,快十一点的时候李河才回来,他喝的醉醺醺的满脸通红,一头栽倒在床上,一边嘿嘿傻笑一边跟我们说下午请筱筱吃大餐的经历。

我越听越不对劲,要是按李河说的,那这顿饭没有个几千块是下不来的。可李河家是农村的,一个月生活费才几百块钱,平时要省吃俭用才能花到月末,他哪儿有钱买苹果,还请妹子吃大餐?

同寝室的人也察觉出不对劲,我对床的胖子调侃道:“我说李河,你不会真的为了泡妞儿卖了个肾吧!”

李河嘿嘿一笑,没说话。

打那天起,他每天下午都要出去,成宿成宿的不回寝室,回来的时候手里总是捏着大笔的钱。起初李河总给筱筱买东西请筱筱吃饭,后来东西越买越贵,筱筱都不敢要了。

不仅如此,李河的脸色也越来越差,脸上好像蒙着一层灰,怎么洗都洗不干净似得。

有一天半夜,我都睡着了,李河突然给我打电话叫我出去吃饭。电话里他的声音很虚,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这小子虽然搅黄了我的表白,但同寝两年他对我一直都挺好的,我也就没拒绝,穿好衣服翻出宿舍楼,赶到了校外的一条小吃街。

来到熟悉的馆子里,李河早点好了一桌子菜等我。见我来了,他冲我嘿嘿一笑:“陈哥,你带钱了吗?”

这是要管我借钱?我脑袋一下大了,出来的匆忙兜里总共只有百十块不到,哪儿有什么钱?我掏出身上所有钱来摆到李河面前:“你这孙子没钱点这一桌子菜是要吃霸王餐啊!趁着没吃赶紧退了,我就这一点儿钱。”

李河摇摇头:“不是不是,我有钱。”他一遍说一边掏出钱夹。

他那钱夹破烂的不行,人造皮都烂成一小块一小块的,掉的斑驳无比。可钱夹里却塞满了红彤彤的毛爷爷,足有两指厚!

“草,你这土大款找我借钱?!”我心里有点儿不爽,李河见状连忙给我倒了杯酒:“陈哥,我不是要管你借钱,是要带你去赚钱。”

我听的一愣:“带我赚钱?”

李河点点头:“吃点吧,一会儿我们就去赚钱。”

我看着桌上那个满当当的皮夹子,又想起李河最近一掷千金的阔绰,心里痒痒的,哪儿还吃得下去饭?李河也没吃多少,丢下一摞票子之后就带着我出了饭馆,朝小吃街深处走。

这小吃街靠近大学的一端比较热闹,再往里走就没几家店铺了。走了十来分钟,周围已经一点光亮都没有了,我心里渐渐有些发毛。就在这时李河停下:“到了。”

他抬手一指,街角上有个小店,里面灯火昏暗,好像有不少人。进去之后我才发现这好像是个小赌场,李河带我找了个桌子坐下,对面是一个老头和一个青年,都低着脑袋不言语。

李河掏出他的皮夹子扔到桌上:“陈哥,你也掏点钱出来。”说罢,他又小声在我耳边说了一句:“一会儿我压啥你压啥。”

我还有点儿愣愣的,怎么着,这是要带我赌钱来了?在我发蒙的这档口,老太和青年都掏出了一捆钱放到桌上。

“陈哥,快点呀,就等你了。”李河催促道。

我哪儿有那么多钱?总共不到一百还都是毛票,拿出来多丢人啊。李河像是看出了我的顾虑:“陈哥,压多少都行的。”

他都这么说了,我只好掏出五十放到桌上。

钱一下桌,立刻就有一个服务生打扮的小伙走过来。他也低垂着脑袋,一声不吭的拿了个色盅摇了几下。咚的一声色盅被扣在桌上,服务生低声说:“大还是小。”

“大。”李河压大我就也跟着压了,对面的人则是压小。

色盅一开,是三个六。

服务生立马把桌上的所有钱都推到了我和李河面前。看着那些钱我眼睛都要直了!这不到一分钟的功夫,我就弄了这么多的钱,这都赶上我好几个月的生活费了!

接下来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里,我和李河接连赢了十几把。到后来钱多的堆成了小山,装满了我身上所有的口袋。李河看了一眼这些钱,点了点头说今晚就这样吧。

我连忙应了一声,出门之后我根本压抑不住自己内心的兴奋,在李河肩膀上重重一拍:“我说你小子真有种,你是赌神附体啊?”

李河一笑。他撸起袖口指了指手腕儿上的一截红绳:“能赢钱多亏了这条红线。”

“这么牛逼,赶明儿你也给我弄一条呗!”我笑着说。李河停下了脚步,直勾勾的看着我:“你真想要?”

“那当然!我的妈呀一晚上就弄这么多钱,我算是知道你小子怎么成的土大款了……”我还在兴奋的喋喋不休,李河却一声不吭的把红线解下来,紧接着戴在了我的手腕儿上。

“唉?”我愣了一下:“怎么个意思?”

李河低下头没看我,他从我口袋里拿出了一捆钱:“就算我卖给你的吧。我用不着它了,我的钱已经足够了。”

他这话说的蹊跷,谁都希望自己能更有钱,没听说过有人嫌钱多的。

而且李河说这话的时候,表情声音都有些古怪。那时候的我,稍有些理智就能感觉出不对劲来,可是天降横财的喜悦已经摧毁了我的理智,我沉浸在发财的飘飘欲仙当中,哪儿还有功夫琢磨李河的话?

等我俩回到了寝室,已经是凌晨四点多了。天边已经泛起了鱼肚白,我偷偷点了一下,手里足有两万块钱!我把所有钱都藏在枕头芯里,兴奋的辗转反侧了好久才迷迷糊糊睡着。

在梦里,我梦见自己和筱筱一起去游泳。筱筱坐在游泳池边儿上,一身酒红色的泳装看得我几乎要流鼻血。

我俩下水以后互相泼水嬉戏,不知道有多亲昵,我都快醉死在筱筱的笑容里了。原以为这是场鸳鸯戏水的好梦,可没想到突然之间,筱筱惊叫了一声。

我以为她抽筋了,急忙过去扶她,可是却看到筱筱脚踝那里出现了一片红痕!很快她的皮肤就一片片军裂开,如同蛇麟一样朝外刺着,随后一片片脱落下来。

猩红的血液快速的在水里蔓延开来,我的耳边全是筱筱撕心裂肺的尖叫声,她的皮已经所剩无几,整个人就像是被剥了皮一样,露出淡黄色的脂肪层和猩红的血肉。

原本好看的脸无比狰狞,一双空洞的血窟窿凝视着我,沙哑的声音一遍遍喊着我的名字。

我吓的不行,急忙往岸边爬,可筱筱的头发缠住了我的脚,原本清浅的游泳池此时像是个无底深渊一样,我拼命的挣扎想要浮出水面,但筱筱力气太大,我所做的一切根本就是徒劳。

力气耗光之后,我还是被拖入了深渊里。最后,我隐约看到水面上映出了一张漠然的脸。

那是李河的脸。

“喂陈凉,醒醒,醒醒!大白天的发什么春呐,还叫人家筱筱的名字。”

我睁开眼,发现胖子正趴在我床边儿。见我醒了,胖子又说:“你都睡了一上午了,下午课不上啦?”

我急忙借口自己还有事没法上课了,糊弄走了胖子。趁着寝室没人,我掏出枕头里的钱。这么多钱又让我重新兴奋起来。现在上课念书对我而言已经算不上什么了,我出了校门打了个车就直奔本市最豪华的餐厅,点了一桌子好酒好菜。

吃饱喝足之后我本来想到商场置办一身行头,可转念一想李河突然有钱之后班上的人对他百般疏远,要是我现在露富,弄不好也会和李河一样被班上的人排挤。想到这儿我忍住了购物欲,在学校附近找了间宾馆住了下来。

当晚,我又一次去到那间赌场,这次虽然没有李河作伴,但有红绳保佑我又一次赢了大笔的钱!这次有了经验,我提前买了个登山包装钱。

等到登山包装满,我找了个ATM把这两天的钱全都存了进去,一看余额足有六万多。回到宾馆里,我还兴奋的有点睡不着,打电话给客房叫了一份宵夜后躺在床上看起了电视。看了没一会儿,外面有个娇滴滴的声音传进来:“先生,您的宵夜到了。”

开门一看,是个画着浓妆的女服务生,玫红色的口红特别的好看。

她进来后把食物摆好桌,也不走,反倒坐在我床边儿笑嘻嘻的看着我:“先生,您在看什么电影啊?”

我的注意力全在她身上,哪儿注意到电视放到什么台了?被她一问,我随意的撇了一眼。哪想到这一眼就吓的我浑身僵直——电视里的画面正是我所在的房间,我能够清楚的看到自己躺在床上的样子。

但是,电视机里却没有显示那个女服务生的模样!

“先生,您怎么不说话呀。嫌我长的不好看吗?”服务生一边说一边伸手过来要搂着我,我只觉的一股寒意顺着她的手臂刺进我的骨子里,我终于再也忍不住,啊的大叫一声跳下了床。

就在这时,我再一次听到有敲门的声音。

“先生,您点的宵夜。”门外还是女服务生的声音。

我一回头,床上那个服务生已经不见了,桌上也根本没有食物的影子,电视里也好端端的播着电视剧。

妈的,神经过敏了?我在心里暗自笑了一句,给服务员打开了门。她进来的时候,我还着重留意了一下这个女人的脸,跟刚刚看到的服务生完全不一样。

我的心终于放到了肚子里,服务生摆好饭菜之后就离开了,一共是四菜一汤。吃罢了饭菜之后我揭开了小汤锅,伸勺子去盛汤喝。

汤里有很多紫菜,大团大团的,怎么都咬不烂,还有一股子咸馊味儿。我呸的把紫菜吐出来,不打算继续喝了。就在我想打电话叫服务生来收走餐具的时候,我忽然看见汤锅里咕嘟咕嘟冒起一串气泡。

泡在汤里的紫菜跟活了一样,不停抽搐着。随即,从紫菜堆里挤出一张乳白色的女人脸。她的头发湿漉漉的贴着脸皮,虽然大半张脸都被头发和汤水遮住了,但那玫红色的口红还是让我认出——她就是刚刚消失的女服务生!

“先生,您的宵夜……”她催命一样一声声一遍遍的喊着。

这女鬼吓我一次还不满意,连着两次还玩儿的这么刺激,谁受得了?我这次连喊都没喊出来,白眼一番昏了过去。

再度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了,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到厕所扣嗓子呕吐,昨晚吃的东西全吐出来了,好在呕吐物里没有头发。

吐完了,我只觉得浑身没有一处不难受的。

自从前天跟李河出去之后我就一直遇到女鬼,我活了二十多年从来没撞过邪。这邪会不会和天降横财有关?想到这儿我直接打了个车回到宿舍,想问问李河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一进宿舍门,我扫了一圈没看到李河,寝室里另外俩人倒是都在呢。

“看到李河了没有?”我问。

“没有,他都好几天没回了。”胖子回了一句。他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很古怪的看着我:“我说陈凉,才一天不见你怎么都抹上粉儿了?瞅瞅你的大白脸红嘴唇,你瞅着李河有钱,跟他好上了?”

胖子说完就嘿嘿笑了起来,我心里一沉,冲到镜子前一看,可不是吗。

我的脸上涂着一层厚厚的粉膏,脸颊和嘴唇上则抹了大红色的胭脂。白色和红色形成了刺目的对比,看的我背上起了一层冷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胖子别笑了,陈凉,你是不是碰上事儿了?我看你这脸涂的好像祭祀死人的纸人儿一样,这不是你自己弄的吧。”寝室里另一个室友低声说道。

他这句话算是压垮我的最后一根稻草,让我彻底陷进了恐慌之中。

我点了点头,洗了把脸之后颓然的坐在椅子上,有些不知所措。胖子也不笑了,凑过来打量了我半天:“陈凉,离咱学校不远有个庙,要不你上那儿去拜拜?”

我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天已经擦黑了,现在出去,怕是又要遇上那鬼东西,可不去吧,过会儿睡着了我也得做恶梦。无奈之下,我只好求两个室友:“兄弟们,我最近真的有点撞邪了,老是做噩梦,你俩帮帮我,守着我别让我睡着了!”

胖子虽然嘴贱了点,人倒不坏,一口答应下来。他们俩守在我旁边,我们三个背对背坐在屋子中央,开着灯打算熬过这一夜。

凌晨三点的时候,我突然就困得要命,好像一瞬间眼皮上就挂了千斤重物一般。我心里咯噔一下,意识到不妙,连忙要叫胖子帮忙,可是身体却根本动不了,一下就栽倒在了地上。

梦里,我看到自己走在一条漆黑的小路上,这路很熟悉,直通向那个赌场。而且无论我朝那个方向跑,最后都会回到赌场里。无奈之下,我只能进去,赌场还是和往常一样的死寂。

我看了一圈,发现李河坐在一个桌上正在赌牌。我急忙坐到他身边,推了他一下:“你这王八蛋,把我坑死了知道不!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河根本不理我,仍是赌钱。我刚坐下的时候明明是想问他这是怎么一回事,可看到李河不停的赢,我就像是鬼上身了一样,也开始赌。

我加入之后局面瞬间翻转,所有人都在输钱给我。我没有一把输,反而越赢越多。红票子在我身旁堆成山,我已经麻木,心里对钱已经没有任何感觉了,只是机械的重复着赌博的动作。

我根本不知道自己赌了多久,时间仿佛停止一样!我周围的人输光了钱就会下桌,下桌之后立即蒸发不见!我一边重复机械赌博的动作一边看身旁的李河,他的头越来越低,身边的钱也越来越少。

终于,李河输光了最后的钱。他缓缓下桌,临了看了我一眼。

他的眼神里似是有不甘,愧疚,但更多的是绝望和恐惧!

我想要抓住他的手,但我的双手却不听使唤的仍在继续摸牌!李河消失的瞬间,他像是用尽全力一样抬起头来,冲我大喊了声:“是跑……”

他的声音猛的将我震醒!我一下清醒过来,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还在寝室里。胖子他们围坐在我周围,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是跑……跑?李河要我跑?

我心跳的很快,不停的重复着李河最后留下的两个字,就在这时,我的手机一震,收到了一条短信。

“您尾号为XXXX的储存卡6月15日早晨8:00汇款收入4,940,000元,现余额为5,000,000元。”

六个零。

五百万……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