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城王力宏音乐爱好组

我不知道这五年你觉得满不满意

胃痛终结者 2018-12-05 19:09:01


林同学:

 

喂,你好,

我是2018年的你。

 

我不是来告诉你三年后的高考数学题答案的,也不是来劝你多努力不然五年后就会混成现在这个怂样。我只是想在我们人生进度条过完1/4的头几天,跟你交代一下你未来五年做的一些事。

 

首先,我想告诉你,你现在99%的愁都是装出来的,别觉得你自己有多特殊,此时你身边经过的每一个人,都经历着你不知道的悲惨人生。你一读再读的书,反复揣测的每个念头,都太快地把你催熟了,你就像个不停歇播放的电视机,你的外壳滚烫,内核就要爆炸了。但是你要知道这种爆炸并不是你作为电视机选择爆炸,而是长久的持续运作让你以为自己需要爆炸。这只是青春期的倾诉欲在作祟,别强说你的生活有多愁了,苦日子还在后头。

 

其次,对人的观点一定要具有流动性,不然对谁都不公平。未来几年,你会因为固执己见,听信他人的评价,埋怨过、恨过一些人。但你一定要相信我的话,人太复杂了,根本不是非黑即白的物种,你不要因为一件事、一个举动就把人一棒子锤死。不要轻易把“绝交”挂在嘴上,你们并不会像武侠小说那样,多年以后,在月光下把酒,一笑泯恩仇。一些人,错过了,真的有可能一辈子再也不会相见。所以,好好对待你和高一同桌之间的那次争吵,她是真的把你当做朋友,才会对你说那样的话。

 

2015年的9月到2016年的2月,你会生一场大病。我相信,这是我们迄今为止遭受过最大的伤痛。在这半年里,你在慢慢地丧失记忆,从名词开始,继而是形容词、动词……有人会对你说,看你的眼神,好像已经出离这个世界了。但你会因为这种出离而减轻很多烦恼,你开始怀疑自己的存在,你是药物想让你成为的那个人和别人把你塑造成的那个人之间的裂缝或半个裂缝,那时你会很平静地思考生死,你经常一个人呆在屋里,和你自己巨大的平静呆在一起,就好像自己是个冒牌的宇宙。但是幸运的是,你在这次伤痛中活下来了,因为它,我才能这么跟你说话。它改变了你许多,目前我无法告诉你那些改变是好是坏,但我希望你记住它曾经带给你过的致幻的绝望与快乐。

 

爱我们的爸爸妈妈,他们比此时你想象中的爱你。他们长久地把你当做他们的骄傲,即便你不再是那个一开始他们希望你成为的你。你不会知道我们的爸爸,那么坚强的一个男人,因为那时的你在人前流露出的脆弱无力,是直到今天的我也弥补挽救不回来的。同样,我们的妈妈,她并不会因为我们还有个妹妹,就会像你以为的在失去你之后还能有所慰藉,你不知道她在我怀里痛哭到发不出声的时候,我有多恨那时的你。但我仍然愿意告诉你,你这一生中的最安稳的居所,就是爸爸妈妈的床。

 

2018年的春节,请你一定要回老家陪奶奶过,这是她在这世上度过的最后一个春节。不要因为17年的夏天你失去了我们的外公,就逃避接近爱你的老人们。以为不去见证他们的衰老,他们就永远不会离去。因为你不会知道18年的春天,你又失去了一个同样用他们最后的时光爱着你的长辈。

 

我可以坦白告诉你,你并没有成为一个优秀的中文系学生,而是学着此刻你最不喜欢的广告营销,我这时写给你的信将会出现在我的公众号上(公众号是什么,你到它普及的时候就会明白)。它并不是现在最流行的东西,只是我还没学会怎么用抖音给五年前的你拍视频看,更别说什么VR/AR技术了(抖音、那些鬼R技术是什么,你后面也会知道,不要多问,解释很累)。

 

你这几年要学习的事情是:如何保持沉默。是的,不要反驳,你的话确实有些太多了。“江海之所以能为百谷王者,以其善下之,故能为百谷王。”请收起你那些如今看来很可笑的自尊与自负,谦虚一点,生活将教给你的远比你现在会的更多。当然最重要的一点是:如何保持沉默的同时,还让别人看起来觉得你很聪明。你长得就像个呆瓜,五年后的你也是一样,不要幻想太多。

 

你应该想不到,五年后的你,竟然在写剧本。虽然我写得不尽如人意,也没有完成你想成为一个作家的梦想,但我这是在曲线救国,希望你能理解。要提醒你的是,是我们自己要拍电影,要写剧本。发布可能是第一次把作品摆到众人面前,但绝不是第一次创作。我不要听你为自己解释什么这是我第一次摄影,第一次写小说,第一次写剧本。你在不在乎别人目光是一回事,作品拿出来,就是该被所有人说三道四的。不要玻璃心,不要假清高,被人指着鼻子骂也要接受,是我们做的不够好,不是因为老天看不惯我们。还有你不要担心,当年你在诊断室门口和爸爸说的那些话并不会成真,敏感的情绪与真实的生活是可以共生的。被爱是生命力,不被爱是创作力。你可以在被爱与不被爱的状态间来回切换,虽然转变时你会有些小痛苦,但你做到了。

 

从你很小的时候开始,你时常梦见凶杀案的发生,或是参与凶杀,但我可以告诉你,直至今天,除了看到生活不间断地杀死不同的人,不同的梦,你没有经历任何一件凶杀。不要害怕生活欺骗了你,因为明天生活还会继续欺骗你。我实话和你说,接下来这几年,真的挺难走过来的。而且,未来只会更难,不会有变得轻松的那天。当然,除了我们生命的最后一天(不过你现在身体很糟,我不能确保我们的最后一天你是否不被病痛折磨,但我会努力)。你选择来到这个世上(也可能不是你选择的,这个谁也说不清),你就不要奢望活着离开。

 

我知道就算你真的收到我的这封信,你也会固执地按照我们当时的想法走下去。“没有哪一步是错误的,至少在我走出那一步时,我坚信它是正确的。”这是你五年前就跟我说的话,而我也确确实实这么一错到底,一条路走到现在了。不知道我跟你交代的这些事情,你觉得满不满意。可能到我80岁的时候,我也会写一封信给现在的我,骂骂现在的我有什么资格给你写信呢,明明都是走不清人生的糊涂虫。但挺好的,我还挺喜欢你的,谢谢你一路陪我到这里。

 

(其实我还想说一件事,这个希望你能听劝。不要把那份信带来厦门,因为你会把它弄丢。)

 

“如果你能预知这条路上的陷阱,

我想你依然错得很过瘾。”

 

                 2018年的林同学



胃痛终结者

一只 | 特立独行的猪

“我以拐角、词语       

对抗孤独、数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