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城王力宏音乐爱好组

创夜谈JR1468:镜湖资本创始合伙人吴幽

拾点创夜谈 2018-12-05 21:47:32


 | 吴幽

采访 | 崔大宝

来源 | 节点财经

摄影 | 来源网络

档案 | NO.1-JR1468

收录时间 | 2018年5月

秉灯夜读 | 约5000字,8分钟阅毕

特约创投群 | 请加:fengshangok

海量资源整合 | 备注“创夜谈”


7月19日20:30点,“三点钟节点财经创始群”「节点名人堂」开讲!镜湖资本创始合伙人吴幽与节点财经发起人崔大宝一起带你了解链圈的另类投资方法论。以下为对话原文整理:


1


崔大宝:第一个问题,先请吴幽做个自我介绍吧。

吴幽:吴幽,江苏徐州人,1990年7月出生在一个贫寒的农民家庭,性别男,民族汉,14岁学相声,曾在徐州彭城戏院演出过;16岁曾入选国家冰球青年队;18岁通过说相声加分考到了全球最好的大学中国矿业大学,学习矿物加工工程专业;20岁辍学创业做电子商务,23岁开始做投资,24岁成立镜湖资本,28岁成为节点名人堂的嘉宾。

 

2


崔大宝:第二个问题,我看你朋友圈说,“400年的股份制时代即将面临崩溃,只有区块链和精神病院才能拯救人类的未来”。为什么是精神病院,为什么是区块链?

吴幽:先说说区块链吧,2014年,当时参加一个互联网的读书会叫涛峰私董会,朱啸虎、周鸿祎、张颖、徐小平老师等都是这个读书会的成员,当时肖风大哥就提到了区块链,但大家都很麻木。

 

其实我很早就看过比特币的白皮书,但是在肖风大哥布道区块链后,在一个夜深人静的夜晚,我就开始重新很认真的看中本聪的白皮书,开始发觉中本聪很厉害,比特币找不到创始人,没有团队成员,不需要跨国公司,全球那么多人还拥有它,相信它,这是人类经济史上从未有过的事情。

 

当时我在马桶上一边看白皮书,一边听崔健《假行僧》,有句歌词是:我要人们都看到我,但不知道我是谁。我就觉得唱的就是中本聪。所以从那个时候就开始屯比特币,只要有法币的项目退出变现就买比特币。

 

第二天我和一个超级大佬一起吃饭,我问大佬,你的梦想是什么,大佬说:我要做全球最大的民营企业,先做中国最大的民营企业,中国最大的产业也就是房地产领域最大的民营企业,这个大佬叫孙宏斌。

 

股份制的终极目标是垄断,区块链的目标是共享。区块链领域,只要是贡献了算力就可以获得奖励;古典领域是成就极少数的股东,是中心化的。借用张国荣的歌词来表达,区块链领域每个人是:我就是我,是颜色不一样的小花朵;古典领域是:我就是我,你不鼓掌我就上火。

 

关于精神病院,现在人的压力非常大,抑郁症、焦虑症的越来越多,但是市场无法服务好这群人,这是一个极大的市场空白。

 

我和笑来老师探讨过区块链+精神病院,最好的模式就是炒币亏损了直接进精神病院,肯定能救的回来。这是笑来老师给我们精神病医院的题字,我们都是患者。

 

3


崔大宝:第三个问题,我一直觉得在我这么多年的创业路上,遇到了不少贵人,比如原来拉手网吴波他们几个大哥,联想高级副总裁刘军,薛蛮子薛老,老鹰基金小鹰总等等。如果你来回顾这么多年遇到的贵人,你最先想到的是哪些人?为什么?

吴幽:那太多了。包括我最敬仰的薛蛮子老师,原高盛全球合伙人徐子望先生,巴西3G资本的雷曼大爷,还有耶鲁大学基金会的大卫斯文森等等,我蛮喜欢和大爷交流的。

 

雷曼常说的一句话叫:think big 、think long 、think deep。也是受3G资本的启发,我开始收购精神病院,在国内做整合并购,一年半的时间已经收购了16家,稳居第一。think big 、think long 、think deep,当然这句话也适用于区块链。

 

这些老大中最感激的还是薛老,经历了人生的很多起起伏伏,还能永葆青春,这个太了不起了。

 

我记得N年前,第一次见薛老的时候,我们见面不到十分钟薛老就说一起看项目,记得见第一个创业者的时候,我说我是薛老的助理,薛老说,这不是我助理,这是我的90后合伙人。当时非常激动,这么牛掰的大佬这么力挺初出茅庐的小伙子。

 

有种虽未某面,神交已久;一见如故,相见恨晚;回眸一笑,莫名高潮的感觉。

 

薛系人才辈出,李想、蔡文胜等都已经功成名就。所以我当时就立志要好好努力,不能做薛老最差的学生。

 

4


崔大宝:第四个问题,你是2014年组建自己基金的,当时吉利李书福、汇源朱新礼、科大讯飞刘庆峰等20多家上市公司老大都做了你的LP,很棒。到现在镜湖资本都投过哪些比较知名的项目?

吴幽:我们主要投资目标是活得好、活得久的领域,文娱、医疗。像《九层妖塔》、《北京遇上西雅图》、《跨界歌王》、《跨界喜剧王》等等,医疗领域除了收购16家精神病医院,我们还参与了Immunovaccine,这是一家加拿大的上市公司,在卵巢癌抗癌靶向领域全球第一。

 

还有2008年诺贝尔奖获得者实验室孵化的全球最好的乳腺癌抗癌药,最近还参与了一亿人民币在东方略上,这是中国最早的投资海外创新药的企业之一,2006年诺贝尔奖获得者罗杰科·恩伯格是董事,当年给哈佛大学单笔捐赠3.5亿美元的陈乐宗先生是他们的二股东。

 

5


崔大宝:第五个问题,现在很多古典投资人转型到区块链,包括你也是,你自己感觉难度大吗,投资逻辑有什么不同?

吴幽:这个问题特别好,2014年,我在古典领域就总结了一句话叫:我们要以产业龙头为核心用户,依托产业合伙人推动产业全球生态化,以打造一级市场整合布局,二级市场市值管理联动,可控产业集群,最终实现技术驱动的,失控涌现模式的生态圈。

 

我常说一句话,欲练此功,必先自宫;即使自宫,也未必成功。必须抱持归零的心态,老老实实的做个小学生学习。

 

在古典领域,一级市场、二级市场的边界比较明显。区块链领域,一二级完全打通。这个要求我们的能力就很全面了。好在过去的五年,从天使、VC、PE以及二级市场我们都参与过,2016年还谈过对迈凯轮的收购。

 

这算是一段很有趣的经历。当然只有在区块链领域才能更好的实现,技术驱动的失控涌现模式的生态圈,这太值得期待了。

 

6


崔大宝:第六个问题,在区块链领域,你和你的团队到现在都投了哪些项目,做了哪些布局呢?

吴幽:到目前为止总共投了近50个项目,包括:Dsee Lab、Arcblock,Blockhouse、Gse、Dnet、Sankobt、Dcc,Dacc,Ors,Tos,Sop,eos、牛顿等等。

 

牛市多融资,熊市多孵化。这个阶段最重要的我觉得不是投一个项目赚个十倍八倍,而是能够自己孵化一些关键节点的项目,能够真正作为核武器来用的项目。

 

7


崔大宝:第七个问题,你刚刚提到了一个词,叫“关键节点”。 怎么理解这个概念?哪类项目在你看来属于这个范畴?

吴幽:一是拥有巨大用户数量的项目,如:我们参与生态基金的OF拥有160万手机挖矿的用户、上ZB两天给交易所带来4.6万用户。古典映射到区块链领域的空白地带就是蓝海,A股里面有咨询、行情、股吧三种业态,股吧最能沉淀用户。原来东方财富股吧的团队就被我们搞出来搞区块链领域链吧之类的事情,也是原来东财VP级别的。

 

二是安全,这个领域的安全要求太高了,比如几乎所有的交易所都丢过币,我们现在区块链安全领域的牵头人是原来华为VP。

 

三是币值管理,好的币值管理的团队是和交易所谈判很强的筹码。我们自己的团队也有某一年A股私募冠军的操盘手。熊市的时候,把人才聚集起来就是最深远的布局。

 

打大仗要用老炮,长平之战,就是白起领军,秦国才获胜的。刘邦比项羽大24岁,这是一个被我们忽略的信息。

 

区块链太快了,来不及调整就要往前冲,历史不会给项羽成长的时间,我们现在找了很多古典大咖来一起孵化。

 

8


崔大宝:第八个问题,你觉得现在国内的区块链氛围是中本聪想看到的吗,区块链革命的道路很长,你为此做了哪些推动行业发展的事情?

吴幽:哈哈,中本聪活到现在肯定很郁闷。我曾经总结过区块链:这个行业水不深,但很浑。看了很多人撕逼,人身攻击,公关大战,很多都是自己很尊重的师长兄弟……我幼小的心灵受到了极大的创伤,从此我的人生观、价值观、婚姻观全变了。

 

另一方面我们推出了一个阿波罗实验室,主要是做公益所用,主要包含两个部分,一是行业公益,把周边服务免费输出布道,

 

1、 人力资源

行业薪酬/解决激励方案

法币+token

2、 财务管理

区块链通证经济模型设计

海外基金会注册,开户,运营服务

基金会审计报告,年报

3、 法律合规

事前合规/事中监控/事后处置

4、币圈健康指南

区块链从业者的饮食起居之道

 

我觉得第四点,圈内朋友的健康问题是个大问题。

 

二是币改,现在我们在协助哈萨克斯坦发铆定天然气的token,类似委内瑞 拉石油币;包括帮助波黑这个国家全面转型区块链,打造区块链领域的“瑞士”。这些全部免费输出,也期待群里各位大佬能多提出建议,一起搞大。

 

9


崔大宝:第九个问题,吴幽有一个让我特别佩服的行为,就是默默做公益。据说吴幽现在所有的法币除了拿出一部分给前女友们做结婚的份子钱,很多都拿来做公益,捐赠孤儿和留守儿童了,现在捐赠了有6000多名孩子了。这绝对值得我们学习。能跟我们分享一下这方面的感受吗?

吴幽:只想说一句啊,地球很糟糕,很多事情是很无力的,我能力有限,能改变一些就改变一些吧。

 

10


崔大宝:第十个问题,吴幽分享到现在,大家应该也能大概看出这是个怎样的男孩了。他不笑不开口, 一张口总能把所有人逗乐,但他不只是大家的开心果,他脑子里有东西,就像我们今天的主题“嬉笑中自有丘壑”,他做起事来不像看上去那么随意,他非常认真,说相声能被相声大拿交口称赞,玩冰球能代表国家队比赛,泡妞能把准岳父发展成把兄弟,还是个囤币小能手,现在手里超过6000多个比特币,还热心做公益。我想问下,你希望自己接下来成为一个怎样

吴幽:在我18岁的时候,我给自己写了一个墓志铭:做个好人,改变世界。改变世界要先改变自己,做个有能力的好人。

 

11


崔大宝:第十一个问题,目前投资最成功和最失败的一个项目分别是哪个?成功和失败的原因是什么?

吴幽:最成功的项目是参与收购的西班牙第二大的环保集团Urbaser,也是欧洲最好的垃圾发电公司。

 

现在国内的环保要求很高,这个市场在中国大有可为,特别巧的是这家公司的母公司的董事长还是皇家马德里的主席,主要还是刚需。

 

失败的项目太多了,在社区O2O领域、智能硬件领域,投的企业全死了,很多还是伪需求。投资创业要做绝对刚需的事情。

 

12


崔大宝:第十二个问题,你喜欢什么类型的女人或者女孩,或者是什么性别?

吴幽:这个问题还没有认真思考过啊,原来蛮喜欢汤唯这个类型的。自从搞了区块链,对找女朋友就没什么兴趣了。

 

13


崔大宝:第十三个问题,你进入区块链也有一段时间,也非常活跃,站在基金同行角度以你的观察觉得行业里区块链基金做的最好的前三家是谁?谁最有潜力?

 

吴幽:圈内优秀的基金特别多,一起合作的也很多,都是值得我学习的前辈。分布式资本和Block VC是我认为国内最棒的区块链基金。

 

分布式资本对公链的理解和布局是全球最顶尖的的,也是深度合作的伙伴。我对沈波总的敬仰之情,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

 

Block VC的两个合伙人李帆和Kevin徐英凯也很优秀,两位兄弟风流倜傥、英俊潇洒、玉树临风,集智慧与颜值与一身,现在带领两百人的团队。两个92年的弟弟,超出年龄的大成就还能如此低调,这一点很难得。

 

吴幽:正所谓:顺,不妄喜;逆,不惶馁;安,不奢逸;危,不惊惧;胸有惊雷而面如镜湖者,可拜上将军!

 

我觉得李帆和Kevin会成为区块链领域孙正义级别的,我觉得李帆和Kevin会成为区块链领域孙正义级别的。

 

崔大宝:期待希望一起见证两位兄弟的事业,也祝福吴幽兄弟的事业蒸蒸日上。今晚感谢吴幽兄弟有料有趣有才的精彩分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