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城王力宏音乐爱好组

“年华逝去,我们依然爱你如新”|摄影师情系山城二十余年,拍不够家乡巨变

今日重庆号 2019-01-10 17:09:15


用脚步丈量山城,

用镜头记录城市的崛起。

摄影师长年累月的坚持,

换回这些城市发展的珍贵影像回忆。


两路口及山城宽银幕电影院(罗大万摄)

罗大万

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摄影师,重庆市艺术摄影家学会副主席,作品多次在国际、国家人选及获奖。拍摄出版个人摄影作品集有《重庆映象》、《重庆夜景精选》等。获得第一届及第二届“重庆市摄影奖”。


罗大万的本职工作是医院的一名主任医师,摄影是他的副业,更准确一点就是爱好。


仰望拔地而起的高楼大厦,

俯瞰古色古香的传统街区,

崛起的城市在镜头中的线条聚集,

色块相交,

构成了一幅幅“自然山水之美”、

“城市形态之美”的优美画卷。


80年代朝天门旧影(罗大万摄)


江城金辉-巨变中的两江交汇(罗大万摄)


从这些新旧的对比图中,

唤起山城人记忆深处关于

这座城市最清晰的记忆和最昂扬的姿态。


半岛之夜


(旧)山城新彩映两江-1997年(罗大万摄)

  

重庆的夜景独具魅力,正如清代文人王尔鉴的诗句所言“高下渝州屋,参差傍石城。谁将万家炬,倒射一江明。浪卷光难掩,云流影自清。领看无尽意,天水共晶莹。”这样的诗情画意演绎出最美的重庆之夜,也演绎出这个城市的经典。

  

(新)字水宵灯江城新(罗大万摄)

  

20年后,在近乎相同的位置,同在罗大万的镜头下,入夜的山城,更添都市的繁华之感, 两江犹如在星河中畅游,两岸灯火通明,星月华灯倒映水中。绚烂的灯光洒落江心,江面上恍若白昼。


国泰电影院 国泰艺术中心


(旧)旧日的国泰电影院(罗大万摄)

  

国泰电影院曾重庆独具特色的标志建筑物之一。承载了很多重庆人共同的记忆,在当时,看电影是最新潮、时髦的娱乐活动。国泰电影院也成为重庆重要文化活动的中心,影响了一代人。


(新)如梦如幻新国泰(罗大万摄影)

  

现在,国泰电影院已经被拆除,摇身一变成了国泰艺术中心。老剧院的一些元素将得以保留。相比于老剧院,国泰艺术中心的文化活动也更丰富,包括音乐歌舞剧、戏剧、艺术展示话剧等各种演出,给山城人民带来全方位的艺术体验。


解放碑中央商务区


(旧)解放碑商圈群林商场火灾后的旧时场景(罗大万摄)

  

解放碑在重庆人心中始终有着不可替代的地位。曾经的解放碑周围没有摩天大楼。那时候,地下商场、各种各样的商店应接不暇,解放碑重百大楼,是重庆人最喜欢的商场,“进城”买衣服,都要去这里。


(新)龙腾渝中-解放碑中央商务区的崛起(罗大万摄)

  

岁月更迭,现在的解放碑,一栋栋高楼林立,320米高的重庆环球金融中心在会仙楼原址上拔地而起。面对开放带来的发展,解放碑成为真正的国际化CBD,呈现出“新重庆客厅”的魅力。


湖广会馆


(旧)湖广会馆旧貌(罗大万摄)

  

湖广会馆依山面江,前面是长江滚滚东逝,建筑群静静地伫立在长滨路上,记录和见证着300多年前湖广填四川的移民运动。


(新)修旧如旧的湖广会馆(罗大万摄)

  

2003年至2005年,在旧城改造的热潮中,重庆市湖广会馆核心区建筑群进行保护性修复。并且建设工程新建了部分仿古建筑。罗哲文特意为此撰诗:“渝都故府几沧桑,六十年前记未忘,断壁残墙均不见,喜看胜迹又重光。”


嘉陵江大桥


(旧) 嘉陵江大桥旧影(罗大万摄)

  

嘉陵江大桥是重庆市区第一座城市大桥,也是第一座跨江大型桥梁,同时,也是渝中区连接江北区、渝北区的重要通道,于1958年12月开工,1966年1月竣工。今年,嘉陵江大桥已经51岁了。


(新)嘉陵江上的双桥-嘉陵江大桥与渝澳大桥(罗大万摄)

  

为缓解嘉陵江大桥的交通压力,2002年1月,重庆与澳门的友谊之桥“渝澳大桥”建成通车,距牛角沱嘉陵江大桥约200米左右,被称为“姊妹桥”。同时,牛角沱嘉陵江大桥改为单向通行,仅供渝中区往江北区;从江北区往渝中区,则走渝澳大桥。


嘉陵江索道与千厮门大桥


(旧)冬雪中飞渡嘉陵江的索道已成往事(罗大万摄)

  

山城独特的地理位置,也造就其独有的立体感,而过江索道堪称一绝。80年代,嘉陵江索道曾经是成为重庆人洋气的出行方式。2013年12月底,重庆嘉陵江索道开始拆除。不少市民闻讯,前来瞭望即将拆除的过江索道。


(新)明媚的嘉陵江畔千厮门大桥直插洪崖胜景(罗大万摄)

  

昔日嘉陵江索道连接两岸的任务,如今由千厮门大桥来完成。千厮门大桥跨越嘉陵江止于江北城金沙路,与东水门长江大桥一起组成密切联系重庆市中央商务区(CBD)三个区域南岸区弹子石、渝中区解放碑、江北区江北城“两江三地”的重要纽带。


化龙桥


(旧)化龙桥铁路桥下的新华日报总馆(罗大万摄)


化龙桥其实建于1932年,它在当时还一举拿到重庆市三个“第一”:第一座有传统桥梁风格的现代桥梁;第一座城市公路大桥;第一大桥。


(新)巨变中的化龙桥(罗大万摄)


旧城改造前,这里曾经是一片破旧的居民房。镜头里曾经杂乱破旧的化龙桥,现在有了一个新名字:重庆 IBD(国际商务区)。


黄花园大桥


(旧)黄花园大桥修建中(罗大万摄)


黄花园大桥是重庆直辖后主城兴建的第一座桥,以此为起点,之后重庆的桥梁建设不断提速。“半小时主城”和“8小时重庆”系统工程,催生了渝澳嘉陵江大桥、大佛寺长江大桥、马桑溪长江大桥等一批桥梁。


(新)黄花园大桥(罗大万摄)


以前的五里店原来给人的印象一直是一个城乡结合部,属于主城的“死角”。 每一座大桥的修建完工,对该区域的生活都影响显著。此外,黄花园大桥带动了主城几区的经济发展,特别是江北区。


人民大礼堂


(旧)昔日重庆市人民大礼堂与学田湾的雪景(罗大万摄)

  

大礼堂作为重庆市的标志性建筑和中国最宏伟礼堂建筑之一。1991年主城迎来一场瑞雪,罗大万用镜头记录下这一片洁白的世界中大礼堂罕见的美景。


(新)山城明珠-重庆市人民大礼堂(罗大万摄)

  

现在,大礼堂的围墙已经拆除,建设了人民广场,成为了重庆市的市政、文化、休闲广场,也成为了重庆市旅游和接待的重要场所。多年来,大礼堂先后接待了100多名党和国家重要领导人以及外国政要,深受赞赏。


千古三峡


(旧)峡江破晓-瞿塘峡夔门下的奋舟(罗大万摄)

  

长江三峡西起重庆奉节的白帝城,东至湖北宜昌的南津关。全长193公里,是世界上最大的峡谷之一。三峡又分别以“雄伟,秀丽和险峻”而著称,三峡是长江上最为奇秀壮丽的山水画廊。


(新)  高峡平湖-三峡工程蓄水后的瞿塘秋韵(罗大万摄)

  

随着三峡水位的升高,“高峡出平湖”,今日又是另一番醉人的美景。


山城,

对于一直生活在这里的重庆人来说,

再熟悉不过。

然而,人们对于山城的认知

也许是模糊的、片面的。

我们并没有真正看清楚山城,

没看到它点滴的成长过程,

积蓄的力量,绽放的生机。


如今的解放碑步行街(罗大万摄)


罗大万用他的镜头,在岁月的更迭中,

正诉说着重庆的故事。

关于他的故事,

敬请关注2017年第11期《今日重庆》

撰稿:胡婷

编辑:杨洋

责编:韩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