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城王力宏音乐爱好组

你真的爱我,怎么会狠心不要我们的孩子

九舞文学 2019-02-11 15:41:53

当初我爱答不理现在我高攀不起

九舞文学,温暖你的午后



高跟鞋踩落大理石地板的声音清脆嘹亮,颜如玉一头黑色微卷长发披肩,一身干脆利落白色收身套装都衬得她面如桃花,明艳美丽又不失干练脱俗。

高跟鞋的声响顿住,颜如玉转身看向自己身后的团队,冷艳绝美的脸蛋上透着傲气,她粉唇微扬,一字一句,“把你们的手机都关机,等一下的竞标,我们颜氏势在必得,我不希望有任何的细节问题影响了这一次的竞标,都听明白了吗?”

“是的,颜小姐。”

颜如玉满意的点头,“你们先进去做准备,林秘书跟我过来。”

颜如玉一声令下,团队的其他人都往会议室的方向走出,大厅里,颜如玉看向林秘书,眉眼间透着一股邪气。

“我让你做的事情,你做好了吗?”

“颜小姐请放心,该打通的人脉,我都已经安排好了,这一次的竞标如无意外,一定会是我们颜氏的囊中物。”

颜如玉冷哼了一声,狭长魅惑的桃花眼透着明媚的光芒,“林秘书,我颜如玉最讨厌的就是意外的发生,我要的是绝无意外,一定是我们颜氏胜出。”

“是的,颜小姐,我现在就再去跟投资商确认!”话音落下,林秘书转身就往里面走去。

颜如玉的表情透出了不耐,看着林秘书走进电梯,她转身想要去会议室跟自己的团队汇合,身子撞上了一道肉墙,握在手里的手机摔落到地上,发出了一道闷声。

颜如玉俯身想要捡起手机,一只骨节分明的修长大手先了她一步捞起了手机,递到了她的面前。

“不好意思……”颜如玉抬起眼眸正想要道歉和道谢,迷离动人的桃花眼里却映现出了是一个熟悉而陌生,英俊而傲气的男人。

姜立文一身黑色手工西装衬得身材高大挺拔,面目隽刻硬朗,眉目间稚气散去,透着成熟与冰冷,他抬头挺胸的俯视着她,一副君临天下的模样足以慑人心魂。

一双桃花眼眸光流转,脑海里映现出五年前雨中的一幕幕。

“如玉,我们不分手,求你……”

他跪在雨中,抱着她的蛮腰,声音无助得像个孩子,重重复复说的就是这几个字,说出来后锥心彻痛。

姜立文移开了看她的目光,仿佛见到陌生人一般,他绕过她就往电梯的方向走去。

颜如玉回过神来,转身追上去,清脆的脚步声变得凌乱,在快要追上他的时候,她深呼吸故作冷静,唇角扬起了一丝魅惑的笑,她绕上前面拦住他的去路。

“姜先生,见到熟人都不打一声招呼的吗?”

凉薄的唇瓣勾勒起了一抹冷笑,姜立文的眼神锐利冰冷,甚至透着薄情,“熟人?”

他两手揣着裤兜,俯身贴近她的耳边,“这位小姐,我们认识吗?”

低沉磁性的男声飘荡在颜如玉的耳蜗里,颜如玉激动得眼眶浮起了水光,垂放在西装裤两旁的小手紧握成拳头,她侧目看向他。

“你真的不认识我吗?”

姜立文站直了身子,面无表情的看向前方,“或许认识,可我们已经不熟了。”

“不熟?”颜如玉咬牙切齿的重复着这两个字。

叮咚一声,电梯门打开,姜立文迈开长腿正想要走进去,颜如玉一把扯过他的西装将人拽回来。

“姜立文,我们怎么会不熟呢?”颜如玉迎上他那双冷冰冰没有一丝感情的黑眸。

姜立文哼笑着,挑眉反问:“哦?那你说说,我们那里熟了?”

“我们睡过,还不算熟吗?”

姜立文一怔,一秒钟以后扬起了冷笑,修长的大手将颜如玉扣在他自己手臂上的手拿开,他一字一句的开口,“颜小姐还真是一个敢做敢说的人,只可惜那一点旧情,我已经忘得一干二净了。”

他退了一步,神情冷漠,“而且,请颜小姐自重一些,我已经有未婚妻了。”

听着姜立文字字句句与自己撇清关系的话,颜如玉只感觉自己的心被冷冰冰的刀狠狠的划过。

电梯门再一次开启,姜立文迈步走进去,转身面对被拒之门外的颜如玉,两人的视线对上,然后随着电梯门的合上,两人又仿佛从来没有重新相遇。

会议室里一片严肃寂静,凯润国际酒店的度假村投标案是Z市建筑公司都纷纷抢夺的一块肥猪肉,颜氏集团若是想要再一次站稳脚跟,就必须要拿下这一块肥猪肉,而且必须要取肉最鲜嫩美味的地方。

为了这个竞标,颜如玉准备了三个多月,里里外外的铺排,不容有失。

颜如玉一坐下来,林秘书就侧头在她耳边汇报,“颜小姐,我们被人摆了一道,凯润国际的这个度假村计划背后还有一个很大的投资商,这个人之前从来没有出现在竞标评委的名单上,我们没有在这个人身上……”

“名字。”颜如玉一脸严峻和不满的看向林秘书,不想再听她说废话,只想要用最快的速度解决这件事情。

“我刚刚好不容易打探到了这个投资商的名字,他叫——姜、立、文。”

随着林秘书的字字落下,颜如玉瞠大了眼睛,还没有来得及回神,一道手工皮鞋踩落地板的声音传来,姜立文走在最前面,后方跟了一群人,他站在主席位上,骨节分明的手指推了推黑框眼镜,表情冷峻而禁欲。

放在办公桌上的白嫩小手握紧了拳头,颜如玉呼吸紧迫,心脏在杂乱的跳动。

“颜小姐,就是他,姜氏集团的大少爷,听说刚刚从美国回来,是华尔街闻风丧胆的黑武士,想不到这个度假村企划姜氏集团也有投资,看这阵仗,姜氏才是案子最大的投资商。”林秘书有些心惊。

颜如玉垂了垂眸,深呼吸了一下,脑子在迅速盘转,“没关系,我相信我的团队。”

既然姜立文关了她的后门,那她就只能从正门大摇大摆的走进去了。

“颜氏集团似乎信心十足啊。”姜立文扶手撑着会议桌,目光冰冷锐利,“我的话都不用听,你们确定自己可以打败在座这么多家优秀的建筑企业了?”

既然被姜立文点名了,颜如玉也不会当一个缩头乌龟,唇角扬起了一抹明媚的笑,抬手撩拨了肩膀上的长发。

“信心对一个团队而言是很重要的,想要撑起这个象征着未来发展标向的度假村计划,我们颜氏集团信心十足!”

姜立文冷笑了一声,对于颜如玉的话,他笑而不语。

“我先给大家做一个自我介绍吧,我叫姜立文,姜氏集团新上任的首席执行总裁,也就是这个西城度假村企划案最大的投资商。”

姜立文把目光投向颜如玉,两人的视线在空气中相对,仿佛发出了刺耳的电流声。

“我这个人最看中的是实力,无论是个人还是企业,而不是盲目的自信心……”顿了一顿,他摆明了让颜如玉难堪的开口,“所以颜小姐,如果你的团队真的像你说的那样信心十足,你又为什么要做那么多弄虚作假的小动作呢?”

颜氏集团一稿的比对以失败告终,颜如玉从来没有想过所谓的“意料之外”是姜立文的无声回归,他以倨傲强势的姿态,以她曾经期许的模样重新出现在她的面前。

曾经的姜立文温润如玉,与世无争,他喜欢画画,喜欢摄影,喜欢她,曾经的他最大的梦想就是与她一双一世,幸福到老。

雨声淅淅沥沥,颜如玉站在凯润国际酒店的大堂里,一边看着落地窗的雨,一边不甘心的等着心头上的人。

姜立文可以针对她,可以针对她所做的那些见不得人的事,但是她的团队也是真真切切在做事情的人,不能就这样毫无理由,平白无故的被一票否决。

她在等他,等他给她一个明明白白的说法,只要有一丝机会,她也要据理力争。

姜立文一边跟人攀谈一边从电梯走出来,看到孤零零的她,目光只是扫过一眼,随后继续跟身旁的人攀谈,仿佛完全没有看到她一般。

“哟,这不是颜小姐吗?”凯润国际酒店的执行总裁高总是一个年过四十的中年大叔,以前特别喜欢颜如玉的颜,只可惜颜如玉高冷至极,陪酒不卖笑,颜家最落魄的时候,她出门谈判也绝不等人,她现在居然愿意浪费时间等在这儿?

“姜总,高总。”颜如玉聘聘有礼的微笑,跟两人打招呼,目光却紧紧的盯着姜立文。

姜立文推了推眼镜,唇角若有似无的扬起,不知道他是在笑还是另有深意。

“我是特地等姜总的。”颜如玉面无表情的开口,言下之意其实就是让高总和姜立文的助理回避。

姜立文垂眸俯视着她,削薄的唇瓣微启,声音冷得没有一丝温度。

“等我?我姜某何德何能让颜小姐等啊?”

“你以前的确没有,但是现在,你有筹码了。”

雨还是很大,酒店外面的天是灰蒙蒙的,姜立文的脑海里回荡着五年前让人痛彻心扉的一幕。

五年前,雨夜里,她说他已经没有筹码再对她说爱。

他现在就有了?她怎么就料定,他还想要她的爱?

“颜小姐,很大的自信啊。”

颜如玉毫不畏惧的迎上他高傲带着讽刺的眼神,她想要他一个答案,一个让她心死的答案。

深呼吸了一下,她声音温柔,不卑不亢,“姜总,请你给我一点时间,哪怕只是十分钟。”

“我不会在没有用的人身上浪费任何的时间!”姜立文的话语决绝,冷冰冰的语气,让颜如玉的脸色十分难看。

看着颜如玉那张精致的脸蛋上透着无奈和复杂,他心里忽然一阵爽快。

颜如玉,我现在这个模样就是你曾经想要的,不是吗?!

冷哼一声,他薄唇微启,声音清冷而淡薄:“我现在已经不需要什么筹码了,在这个世界上,只要有权力和财富就够了,这一些不都是颜小姐你教我的吗?”

姜立文的眼神里没有一丝的情感,更没有一丝曾经,仿佛两人的过去只是一缕青烟,烟消云便散。

“这么大的雨,颜小姐一时半会儿也走不了,既然你喜欢等着,那你就等着吧。”姜立文冷声冷气的开口,丝毫不顾念旧情。

“高总。”

“是,姜总,既然雨这么大,您也不好走,不如去总统套房休息一下,感受一下我们五星级酒店的服务?”高总趁机拍马屁讨好姜立文。

“好啊,既然高总那么热情的邀请,那我拂了你的意也不好。”姜立文干脆的应了下来,转身就往回走。

一路走去电梯,高总一直在讨好着拍马屁。

颜如玉看着三人的背影,心里觉得有些可笑,颜氏集团为了这个案子可没有少送礼送钱给这个高总,但现在他却只字不提。

五年来,人情冷暖,她看得太多,也做得太多,然而现实就是现实。

顶楼的总统套房,姜立文一脸阴沉的站在透明落地玻璃窗前沉思。

叩叩——

敲门声响起,姜立文面不改色的开口,“进来。”

“姜总,颜小姐还站在大堂,看她的样子似乎是见不到你就不会走了。”陈特助一脸严肃的禀报道。

姜立文看着外面的滂沱大雨,一道闪电飞挚,他沉默了良久。

“带她上来。”

“是,姜总。”

颜如玉走进总统套便闻到了一股熟悉的古龙水味,Atelier的古龙水是她曾经为他精心挑选的,稳重淡雅又不失霸道张狂。

跟着陈特助走进客厅,只见姜立文正坐在沙发上看文件,硬朗的面部线条,英俊清冷,现在的他仿佛变了一个人,从外到内都让她变得不认识了。

“姜总,颜小姐到了。”

姜立文嗯了一声,没有抬起头看她一眼,陈特助转身走出来,贴心的为两人关上了门。

姜立文不抬头看她,颜如玉也不打算先开口说话,偌大的总统套房里,两人的呼吸声平静而匀长,过了良久,姜立文抬起眼眸看向她,颜如玉一脸平静的低头与他对视。

啪的一声,他扔了手上的文件夹。

“说吧,等了这么久,你不就是想要讨一个说法吗?”姜立文从沙发上站起,两手慵懒的揣进了裤兜,就等着她发难。

颜如玉深呼吸了一下,温静美丽的脸上挂起了一抹微笑,“姜立文,你针对我,我可以理解,但是你怎么能够看都不看我们团队做出来的方案一眼,就否定了我们?”

“你就是靠这样称霸华尔街的吗?”

姜立文冷笑,“颜如玉,这个世界本来就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没有公平可言,现在主动权在我这儿,度假村的企划案,我想给谁就给谁!”

“……”颜如玉皱起了眼眉,眼神都变得好斗。

“更何况……”姜立文俯身拿起茶几上的文件夹,他刚刚一直在看的就是颜氏做出来的企划案,“你们颜氏的企划案根本就比不上博世建筑,你输,也是应该。”

颜如玉的眉间拧起,胸口溢满了不服,“那请姜总指教。”

“指教你,让你在二稿胜出吗?我为什么要这样做?”

颜如玉挺直了腰杆,巴掌大的小脸精致美丽,细长的桃花眼妩媚动人。

“因为过去……”

“过去?”姜立文仿佛听到了笑话一般,“过去什么,因为我们睡过,我现在就要优待你吗?!”

“因为我们爱过!”颜如玉提高了声音,眼眶荡起了红,“姜立文,因为我们爱过……”

姜立文顿住了声音,原本冷峻的脸此刻变得狰狞,他大步走到她的面前,伸手捏住了她纤细的肩膀。

手指揉捏肩胛骨的声音发出了细细的响声,颜如玉有些吃痛,她抬头对上他的眼睛,只见那双漆黑深邃的眼眸布满了怒光。

“颜如玉,你有什么资格提‘爱’?!”他咬牙切齿的问:“如果真的爱过,你为什么可以这么狠心?!”

颜如玉的心在颤抖,他现在的眼神让她想起了五年前在医院里,让她心如死灰的一幕。

“如果你真的爱过我,你怎么会狠心的去打掉我们的孩子?!”


他们当年到底因为什么原因分开?

由于篇幅限制,请继续↓↓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