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城王力宏音乐爱好组

美女老师突然叫我去她办公室,她的一个举动让我心跳加速

封神阅读网 2018-12-05 17:34:12

天龙市,天龙中学。
午后的阳光慵懒的让人想睡觉,一直无所事事的我为了保护好自己的眼睛暂时决定逃课一节。
在我看来,逃课不仅仅只是逃课,那是有很多其他的好处的,比如保护好眼睛,然后还可以省好多钱,比如配眼镜,动手术。
“咦,那不是苏婉老师吗?”我刚走到走廊尽头,便眼前一亮,别说是我,整个天龙中学凡是发育正常的男生恐怕没有几个会略过这个老师。
苏婉穿着一条碎花小裙,雪白的皮肤暴露在空气中,秀发披在身后,看上去很是清纯,不知道有多少青春期的孩子因为她浪费了多少卫生纸。
只是更让我纳闷的是苏皖身边居然还有一位男的,大腹便便的,很像是社会上流行的富二代。
而且最不能忍的是苏婉竟然和和这个男的走进了午休室,那里可是有床的啊。
“不行。大白菜绝对不能让猪给拱了。”我小心翼翼的跟在身后。
“好了,你先回去吧,我休息一下。”苏皖的脸蛋酡红,白里透红的皮肤更是增添了几分妩媚。
说身体就晕乎乎的躺在了临时休息的床上,胸前的衣领一拉,露出了诱人的雪白。
男子似乎并没有出去的打算,看着苏皖微微闭上眼睛,嘴角露出一丝邪恶的笑容,慢慢的靠近苏婉。
“怎么办?”我站在窗外脚都麻木了,男子已经开始将苏婉白玉无瑕的肩上吊带慢慢用手指拉了下来,动作缓慢。眼神猥琐。
“苏婉老师,我有重大事情报告。”我大声地叫道,刚好想到上次上课睡觉还看房片被她发现叫请家长的,这个理由似乎还可以。也顾不上什么尊师重道了,猛的就撞开了小门,然后信手拿起一条枕巾,顺势盖在了衣不蔽体的那具清纯白皙的身躯上。
“你这孩子,你?”这位衣冠楚楚的富二代没有得逞,顿时向我责怨道。
“他妈的,你跟老子滚出去,我的苏婉老师怎么会看上你这样一个人渣?”
我顿时怒不可遏地转身,指着他的鼻尖怒道。
他也许误以为我是一个痞子,也许是不愿把事情闹大,于是,便扫兴地叹了口气后,便把刚刚脱下的外套拿起,灰溜溜地离开了这里。
这下,整个房间出奇地静,现在只剩下了我和美女老师两个人。
看到以不雅之态,躺在床上的苏婉老师,我顿时有了种,想尽快为其穿上衣服的想法,因为,大家心目中的女神,不论是站还是躺,都应该以优雅之姿示人,而不应如此低俗不堪。
在我想到这里之后,便慢慢地走向了她,随之,伸出手要将其身上的紫色枕巾拿掉,并为其好好系上内装,却就在我的手即将触到这条枕巾之时,她却突然睁开了眼镜,随之,带着些许迷蒙之态对我道:“我,你想要干嘛?”
“我想要干嘛?我……?”我突然感觉,有了一种百口莫辩之感。
而就在这时,她分明地感觉到了身上的异常,于是,便在一声尖叫后,怒视着我道:“这是你干得?”
“我……我说是我干得,你相信吗?”
我行得端,走得正,自然不怕影子斜。
而这时,他显然没有听出,我问话中的意思,依旧脑子发热地对我道:“你没有把我怎样吧?”
“没有,我敢对着心中偶像周杰伦发誓,我真得没有对你怎样?”
就在我说到这里之后,她顿时猛然掀了一下胸上的枕巾,怒气有增无减地对我道:“你还说,你没有把我怎样?说,这条枕巾是谁放在我身上的?”
“苏老师,这个我承认,这条枕巾确实是我放在你身上的,可……”
“你这个道德败坏的无良差生,你赶紧给我滚出去,我再也不要见到你!”她的声音中竟然带着一丝显而易见的哭腔道。
“我走可以,不过,我有句话,还没有向您讲明!”
我在弱弱地向其看了一下道。
“你还有什么没有讲明的?”
她在紧抓着枕巾,猛然坐起后,残露着短裤,向我继续怒道。
“您说,让我叫家长,可是,我的家长没有空,所以……”我才想到自己冲进来是有要事在身的。
“算了,算了,赶紧走吧!”苏婉老师在一手捂着身体,一手向我不耐烦地向外挥了一下手。
看此,我忽然转过了身子。
就在我准备立刻向外走之时,她突然喊住了我。
我在忽然转过身时,便听她语气有所缓和地对我道:“请家长的事儿就算了,不过,今天,在这里发生的任何事情,你可不要跟任何人说,要是胡乱宣传,让我知道你走漏了风声,那我就真得对你不客气了。”
“放心吧,苏老师,就算把我打死,我都会为你守口如瓶……”在我说到这里后,很想补充一句,“只要打不死,就随便说上两句。”
但后来一想,算了,好不容易,才让苏婉老师免去我请家长之事,我要一时多嘴,岂不是,再遭祸水,在我想到这里后,便不再吭声。
“好了,这里没你什么事了,赶紧去上课吧?”
“嗯,好的,谢谢老师!”我兴奋地应了一声后,便如快乐的小鸟一般,从此处瞬间离去。
在我离开后,她在自己的身上,上下看了一下后,顿时长长叹了口气道:“看来,真的是没什么事了,幸亏我醒得早,哎,有惊无险。对了,志成是什么时候走的?”
在她想到这里,便随手拿起了床头上的女士手机,顺利拨通了那位富二代的手机号。
电话接通后,苏婉正要向其说,今天红酒喝得有些多,身体有些不适,所以今晚的舞会就不去了,但,她还没张口说话,便闻,那边的声音顿时传来道:“苏婉,真得很对不起,我今天喝得也有点多,所以,就在一时冲动下,就想和你那个,所以,就脱了你的衣裙……”
之后的声音,越来越模糊,苏婉在心如死灰地把手机放下后,整个人便如麻木一般,双眼含泪,一动也不动。
她不愿相信,她真的怀疑,这是他随口编造的谎言。
这天,我刚从小卖部买笔记本出来,在不经意地抬头一看,发现那位富二代男子正在苏婉的身后,一边追着似乎已经死心的她,一边如狗一般地向其苦苦哀求道:“真对不起,苏婉,那天,我的确喝多了,所以才……”
“得了吧你?我们的关系,就此止步,以后互不打扰!”苏婉老师原以为这事是我干的,但得知果真是这位“披着羊皮的狼”后,便冷冷地话罢,绝情而去。
“妈的,喝多了,就该如此肆虐而为吗?”我在暗处不禁脱口而出道,“幸亏你承认有这么一回,你要是不承认的话,恐怕苏婉老师,到死都会认为,她的裙子是我脱下的!”
我在随口骂了一声后,竟然对他有些许感激。
可就在我转身准备回宿舍之时,却在不经意,猛然撞向了一个人的身体。
“对不起哦!”我在随口道了一声之后,便猛然抬头发现,竟然是刚才的那位,向苏婉老师苦苦哀求复合的富二代男子。
看此,我在怔了一下后,便忙向后退了半步。
“是不是,你小子告诉她,我把她的裙子脱了,想和她做那事的?”他的双目间,藏着怒火,表情极为狰狞地对我道。
“不,我什么都没说!”我忙向其辩解道。
“你什么都没说,她又是怎么知道的?”他在向前走了半步后,斜了一下嘴巴对我道。
闻此,我很想说:那天,现场的男子,就你我两人,她的裙子不是我脱得,自然就是你脱得了,难道,是别的男老师脱得不成?
可就在我即将说出口之时,却突然听其道:“你小子行,我记住你了,你会得到报应的,你就等着瞧!”
在他凶着脸,用食指指了一下,我的鼻尖后,便愤愤而去。
“这什么事儿呀?怎么都把事儿赖在我头上了?”此刻,我对此有些不解,但实属无奈。
终于,就在三天后的一天,我正要去新华书店买中国好声音的精编集,忽然感觉,自己的身后好像有人追踪,我在下意识地扭头看了一下后,竟然发现什么都没有,于是,便壮了一下胆子,继续向前走去。
就在我即将走到拐弯处之时,猛然吓了一跳,原来是三位身材魁梧,面露凶色的三十多岁小伙。
但闻中间的那位小伙在来到我的面前后,用食指狠狠地指了一下我的胸口,让我在一个踉跄,险些摔倒时,冷冷对我道:“你就是那个乡巴佬我。”
“嗯!是的!”我虽然不想承认,但还是重重地点了一下头。
“但请问,三位哥哥是……?”我在吓得脸色一阵刷白后,斗胆向他们询问道。
“我们是谁,不主要,主要的是,你惹了我们的一位弟兄,所以,尽管挨打就行了!”在中间的那位男子一声话罢,便攥紧拳头,狠狠地从我的脸上打了一拳,将我狠狠地打在了地上,紧接着,另外两名男子,便向我拳打脚踢而来,我在手无缚鸡之力的情况下,只感觉全身如同遭受大冰雹袭击一般,处处受击,便瞬间失去了知觉……
“你们要干嘛?赶快放过他,他还只是个孩子!”
在一位身材诱人的年轻女子说罢这句话之后,便如一位巾帼英雄一般,忽然从远处冲了过来,用自己赢弱的身体护住了我。

这三位男子在看到苏婉来此之后,便停了下来,随之,随手抹了一下嘴巴,扬长而去。
我这才感觉到,全身已经疼得不行,脸部明显已经肿得不成样子。
“你没事吧?”苏婉老师在将我费劲地搀扶起后,顿时,用其甜美依旧的声音向我关心道。
“没事,没事的,只是一点小伤而已!”
我在随手抹了一下,嘴角处的血痕之后,便忍者满身的伤痕,继续,向新华书店继续走去。
“我,你要去干嘛?”她随口向我问道。
“没事,只是随意转转,顺便买张中国好声音精编版的光碟。”我向其回答道。
苏婉老师看此,苦笑了一声后,轻轻摇了摇头道:“你这孩子,都已经伤成了这个样子,还有心情去买光碟,这样好了,现在赶紧跟老师回校医处看下身上的伤势,顺便涂抹些药膏,至于中国好声音的光碟,等老师过两天发了工资,自然会买一套送给你的!”
“苏老师,这个,还是我自己买吧?您挣钱也不容易!”我略带心疼道。
闻此,她顿时笑了,只见其轻轻地伸出白嫩的手指,轻轻地摸了一下我的后脑勺,用其灵动的双眼,看着我的脸庞,温柔入骨道:“傻孩子,这个花不了几个钱的!好了,咱们不说这个了,赶紧回校医室,看看伤势吧?要是时间晚了,校医室就要锁门了!”
“好吧,”我盯着其白嫩可人的面庞,嗅着其扑面而来的体香,轻轻地点了一下头后,便随之转身而去。
在回去之后,校医室果然关门了。
“这可怎么办?”
我随口向苏婉老师询问道。
“没事,咱们学校的一公里处,还有一个卫生院,我们可以去那里看看!”
“嗯,好!”
我在随口应了一声后,便一瘸一拐地跟随她向外走去。
这个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街上的霓虹灯,一闪一闪的,煞是好看,街上的人来往不绝,比起白天的人,不仅没少,反而有上升的趋势。
此刻,一阵风吹来,身上凉嗖嗖的,我在感觉微冷之时,冷不妨打了一个冷颤。
“孩子,怎么了?是不是感觉身上有些冷?”
苏婉老师在温柔地对我说了一声后,便毫不犹豫地将身上的外套脱下,直接披在了我的身上。
此刻,在迷人的夜景下,她的身段越发诱人,看此,我顿时有了一种想把其瞬间搂在怀里的强烈冲动,却不料,她竟然主动将胳膊搭在我的肩上,用身体微微靠在我的后背道:“这下冷不冷了?”
在其身体紧贴在我的后背之时,我能明显地感觉出,她高高的胸部带给我的电流感,于是便道:“不冷了,谢谢老师。”
“呵呵,”她轻轻地笑了一下后,便与我在这宽广的马路上,缓缓向前走去。
在我们每走一处地方,都会有一种异样的眼神,冷不防地看我们一眼,甚至有人怀疑,我们是情侣关系。但不管怎样吧,美好了一时算一时,既然好不容易,得到了这次机会,不好好珍惜,那才是大逆不道。
在我想到这里后,便伸出一只手,搂着她的细腰,向前继续走去。
没走多长时间,便到了苏婉老师说得那个小卫生院。
卫生院干净整洁,里面工作人员的态度也挺好,但我所不满意的是,检查我身上的伤势,涂抹膏药什么的,竟然是一位年轻男子帮我完成的,这要是换个小姑娘,那多给劲儿呀!
不过,最终的诊断结果,只是一些皮外伤,并未伤到内部。
在询问了一下医疗费之后,我顺势从口袋掏了一下钱,却发现,只剩下了十块五毛钱,剩余的钱,全在卡里存着呢。
也就在这个时候,我发现苏婉老师已经将手中的钱递了过去,并很快把帐结算清。
在走出这里之后,她不顾我百般不愿,执意要请我吃饭。
我们在一家名为:客来香的饭店吃饭。这里的饭菜很好,每个年轻女服务员长得也格外水灵,我对这种环境非常满意,我想,如果,我将来有发财的那一天,我也弄个这样的饭店,挣钱是小,在各式美女的花丛间,尽情地赏玩是大。
在吃饭期间,苏老师一边往我碗里夹着肉,一边对我道:“林凡,其实,我能看得出来,你的脑子不算太笨,如果你肯努力,还是有希望的!”
“哎,有无希望都行,反正我也不打算上什么大学,即便上了大学,毕业之后,还是在别人的公司上班,为他人做嫁衣,没意思!我倒是愿意,早日融入社会,靠自己一步步的努力,来成就自己的商业帝国。可是,没有足够的知识,足够的能力,必然很难拥有一席之地,所以说,你的家人愿意花大钱让你来这里读书,就是想让你学到更好更多的知识,来充实武装自己……”
在她刚刚说到这里,便顿时轻轻叹了口气道:“算了,或许,现在跟你说这些,你还领略不了,等你出了校园,开始找工作,你就知道,知识的重要了。”
“嗯,谢谢老师,其实,我觉得,你说得也有一定的道理。”
“呵呵,是吗?能有这种感觉就好,其实,我觉得,你不好好学习,除你自己的错误意识之外,还有一点,那就是你的环境,你的周边五个人中,就有三个是不良学生,你跟着他们能学好吗?所以,我明天打算,找到你们的班主任段乐乐,让他重新帮你调一下座位。对了,如果让你和班级的学习委员李思源同桌,你有意见吗?”
“没意见!”我脱口而出道。
谁都知道,这个李思源,不仅学习好,并且人长得也蛮漂亮,是本班班花,如果我能和她一桌,不知要羡煞多少男同胞。
“嗯,我会帮你去争取的,希望,你和她同桌后,她能帮到你的学习。”
“好,谢谢苏婉老师!”我一阵兴奋道。
……
果然,就在第二天上午的第二节,刚上班主任段乐乐的课时,他便马上用其特有的男高音,简单明了地对我们全班同学道:“同学们,现在,简单调一下座位!”
在他说到这里后,便清了一下喉咙道:“林凡,你和张露同学换换。”
张露便是李思源的同桌,她的成绩虽说比不过李思源,但还算可以。
“希望你们在调桌之后,可以先进帮后进,后进赶先进,共同提高学习成绩!”段老师的话刚刚说完,我便整理好全部的家当:书本,学习文具,来到了李思源的座位。
就在我来此之后,却敏锐地发现,李思源竟然下意识地向旁边躲了一下,大有嫌弃我的意思。
“哼,高那个什么傲?不就是每次考试荣获前三甲吗?没准小爷我什么时候爆发,将你立刻打下马!”我在瞥了她一眼后,一阵暗道。
“好了,我们马上就要上课了!”老师在随口道了一声,便开始了他平淡无奇,令人感觉胜似催眠良药的讲课。
我在习惯性地扭头看了一下后,发现有两个草蛋的学生已然昏昏欲睡。就在我打了个哈欠,准备趴在桌上大睡之时,忽然一个眨眼发现,透过这位这位老师那没有拉好的前开口,我仿佛看到了裤子内浅紫色的一片。
“欸,这是什么?”
看此,我在一阵疑惑之余,顺势向前微微探了一下脖子,这时,我才看出,原来是一条类似女士的内裤。
“哦,原来这位段老师的品味竟然如此高端,真是太欣赏你了!”我在心里一阵暗道。
就在这时,同桌李思源用手轻轻拍了我的胳膊,向我好奇地询问道:“欸,我说你这个乡巴佬,你在那伸着脖子,跟个乌龟似的,再看什么呢?”
“你才是个乌龟呢?”我随口向其反驳道。
真没想到,她一般轻易不和我说话,偶尔来那么一句,竟然这么伤人。
“好了,好了,我不骂你了”,她好像忽然知道自己错了,于是,在向我马上道了个歉后,便接着向我询问道,“看你那副怪态,是不是发现什么了?”
“没错,我给你说呀,这次可有了一个重大的发现。”